我家大爺反哂肚

「仲唔嚟摸我,要我反肚反幾耐呀,奴才!」    (彭師奶攝)

講土耳其貓有幾可愛,始終太遙遠,還是家中兩位大人最好!都好耐冇放他們的相,早幾日有一、兩張幾好,這是其中一張。

話說有一朝妻起身返工,我還是深度昏迷,而阿哥則老規矩的在床尾他的位置,他見事頭婆起身,第一個反應就是反肚。這是一個明確的訊號,就是要貓奴快快摸,好好按摩他的豬腩肉。

阿哥愈來愈多怪習慣,好似夜晚唔准我哋閂門瞓,這不是他要入房瞓,只是他要自由出入任何一個地方,瞓唔瞓房,或瞓房邊一個地方,由他話事。如果閂了門,他會出力抓門,又大大聲叫,保證你要開門。若他入房瞓,老憑瞓牀尾,妻為了遷就他,會打斜對角瞓入我的位置,於是好多時我上床時發現──我冇位瞓,真是無地位的實證,嗚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