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土耳其~外傳

望住兩個躉,究竟有冇瘦到?

未有正傳,先有外傳,非我所創,唔講外傳,又點會明正傳的有趣。

年度大假又到期要銷,決定出埠。自從養貓後,外遊最大的問題是怎安置兩位大人,到目前為止,愛協的寄養服務是最好的安排,上兩次都是幫襯他們,雖然不便宜(幾乎是半張去土耳奇的機票),但始終是交給專家好一點。

送兩位大人去愛協,起初好順利──入箱毋須一分鐘,在的士上好安靜,問題是去到愛協時阿妹失常了。去到陌生的地方當然會緊張,阿哥一馬當先出箱去探索一番,雖然騰騰震,都算出了箱,但阿妹誓死不出,安撫了一輪,抱着她逐個籠看,與其他住客打招呼,怎知傻阿妹發惡「兇」群貓。最慘的是,回到籠內竟然當阿哥是路人甲乙丙,肥哥埋身時竟出連環無影手,打到阿哥倒後褪。我都是第一次見到肥哥被瘦妹打低,又呵又氹,阿妹還是好緊張,但奴才要走,惟有懷着忐忑上路。

人在外地時,仍是不放心,於是找人打電話去愛協問一問大人的情況,得知他倆已適應了,但不肯食我帶去的自備乾糧,所以愛協餵罐頭。我聽罷固然開心,另一方面認為兩位大人竟然識呃罐頭食。他們到目前為止只是食過三罐罐頭,而且還是有特別原因才有罐頭食,現今卻食得不亦樂乎。妻笑笑口說兩隻嘢真聰明,幫我慳荷包,寄養費是包膳食的,不食白不食。我只是擔心他們食慣了罐頭,回家後不肯吼乾糧。此外,愛協職員表示,兩位大人可能會瘦了,因為罐頭的營養不及乾糧,這一反我過往的認知,以為罐頭一定營養足,甚至過量。

快樂的時光特別快過去的,落機即刻開工,要第二日才去接兩位大人回家。去到愛協見到他們龍精虎猛,不過真的瘦了一個圈,阿哥個肚腩仔唔見咗,阿妹就更是瘦兮兮。兩隻嘢見到我,只是睥了一眼繼續自由活動,最多是阿哥頂我頭鎚要我摸,但一見我攞個箱出嚟,即刻哥飛妹走,阿哥真的飛起,想跳翻去籠入面,但他睇唔到已閂了玻璃門,當然是「嘭」一聲跌落地。而阿妹則快快腳的走開,一付打殺都唔入箱的姿態。搞了一輪,用了少少暴力,終於全部入箱。

返到屋企,兩隻嘢巡場咁巡,仲要鬼殺咁嘈,好似唔記得佢哋是住係邊。最後要貓奴瞓低,俾佢哋踩心口,才記起這個私家肉墊。至於乾糧,他們好善忘,有乜食乜,無投訴點解無罐頭,乖貓。上次他們去寄宿,學識怎樣用抓板,今次寄宿,學識怎樣叫,係好長氣、好大聲、好完整的喵喵叫,唔似以前咁叫一、兩個單音。每次寄宿學識一樣嘢,究竟好唔好呢?究竟會唔會學壞呢?

回家一周,重返正軌(我指兩位貓大人,貓奴?落機即返工,點會有問題),食得瞓得叫得,仲好似增了一點磅。我諗緊,下次外遊,好唔好再放去寄宿,愛協職員話年紀愈大,愈不適宜寄宿,識認地方之故,今次阿妹初期的失常,令我擔憂,所以最好的還是不去寄宿,留在家中,由某人來餵糧執屎尿,但這個某人又會是誰?頭痛!

外外傳

除了貓外,家中的草缸都令人擔心。理論上個缸全自動,運行應無問題,上幾次都順順利利,但今次出事了。洗缸時發現全缸死剩四條魚,連最老臣子、捱過幾次大劫的飛狐都難逃劫數。同時發現出埠前剛打氣、夠用至少兩個月的CO2,竟然在兩個禮拜用哂,所以魚的死因是中一氧化碳毒的,而草卻茵茵向榮。原來用來調控出氣的電子氣閥壞了,開了唔識閂。於是要花錢換個新氣閥,又重添全缸魚,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