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0, 2011 archive

驛路

很少看推理小說,對上一本已是多年前的《達文西密碼》,更少因睇完戲翻轉頭再看原著,因為文字經過影像重塑,或多或少會有改變,而這些改變差的居多,請看歷來金庸小說拍成電影電視,那有一個有好評。(題外話,曾睇過一個金庸的訪問,金庸說收好重的電視電影很重的版權費,皆因唔鍾意他們的改編,查大俠都有切膚感受)。但早前看完日劇《驛路》,立即到書局找來松本清張的原著看,因為我覺得電影好有「味道」一點都不似推理片,原著會否更有趣呢? 小說〈驛路〉不算長篇,只有廿頁紙,日劇版之特別出色,要歸功向田邦子的劇本改編,而這亦是兩名大師唯一一次合作。某個情度看,劇本版比小說好,至少內裏幾個女角──小塚百合子、福村慶子,甚至福村好子都是劇本比小說來得立體,而加添了呼野刑警的家庭背境及攝影興趣(小說是他年輕同僚的啫好,頁180),令刑警對男女主角有另一番深切的感受及同情。至於我,為甚麼會有那麼大的興趣?只因以下這段對白,我好想看這是劇本後加,抑或是小說原來的,答案是後者,不過日劇中由役所廣司這個熟男演譯,又好有一種麻甩的韻味: 我也這麼想,幸好我沒有離家後還能不讓家庭困擾的財富,只好照着現在的道路慢步前進了。其實,我還挺羡慕小塚先生。瞧,我之前不是說過了,高更有畫,而小塚先生是用喜歡的女人代替畫,但是啊,像我呢?什麼也沒有。因為什麼也沒有,只有忍耐着度過殘餘人生,別無他法,只能一直忍耐下去啊!(頁196) 這種感覺,有點似我看《飛天紅豬俠》,不是麻甩佬是好難體會的。 小說《驛路》是由八個短篇小說組成,當中以〈陸行水行〉最有學術性,似是推理小說,其實更似一篇講邪馬台國的學術文章。〈小官僚的抹殺〉則有社會背景,這種官商間千絲萬縷的關係,超越時空,不管是小說中的昭和,抑或是現在的平成,沒完沒了,只是在松本清張的筆下,看一個小官僚如何報恩的自我犧牲,更是精采。 松本清張有多篇小說改成戲,《驛路》中的〈白之闇〉便是其中之一,純以小說論,〈白之闇〉比〈驛路〉更加曲折,男女主角的心理變化更是詳盡。在日劇版中,女主角是由米倉涼子主演,不知能否將書中忐忑不安、欲迎還拒的心態表達出來? 看這本小說,另一個收穫是好似看一個旅遊指南,如〈白之闇〉中的松島、青森及行兇的十和田湖,又好似〈驛路〉中小塚去過的地方:福井縣的東尋坊、永平寺;歧阜縣的下呂溫泉、犬山;長野縣的木曾福島;京都和奈良;和歌山縣的串本;愛知縣的蒲郡等,我估搵個尋找松本清張的美景團,應該都有睇頭。 職業習慣,看到〈偶數〉中有這一段話,忍不住莞爾:報章一定會大肆報道,近期,就算只是重要關係人,報方的做法也會輕易將之視為犯人,報章的社會新聞作業方式通常是給與讀者刺激和亢奮(頁235)。呵呵!大家不要究責香港媒體,這是全球傳媒的通病。所以,我的口頭禪都無乜錯:報紙都好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