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1, 2010 archive

又一年

又一年了,今年發生咗乜嘢事,已經無乜印象,除了開始踩單車外,就是家中兩位貓大人,由小貓變成大貓。 阿哥貫徹做男仔的天性,大大隻,經常以重量欺壓阿妹,即使阿妹瞓了一個好位──貓奴的大腿,只要阿哥喜歡,大喇喇瞓到阿妹身上,等阿妹受不了自己讓開,阿哥的奸計得呈,還怡然自得伸個懶腰再瞓得更舒服。 有時真的懷疑兩位貓大人是披着貓皮的狗,跟出跟入,即使貓奴沖涼出恭,必然坐在洗手盆,寸步不離。入廚房煮飯飲水,必然在門外大叫,專制得不可以離開他們的視線。這情況近日更是變態,夜晚上床瞓,他們就會在門外或是接力,或是二重奏般狂叫,仿似問點解唔可以上床瞓。大哥大姐,張床係人瞓喎,你哋好似無份喎。以昨晚為例,他們奮戰了兩個鐘,我負隅頑抗,最終扯白旗投降,認命的攬着薄被,轉去貓房陪瞓(嗚嗚!好淒涼),他們才肯收聲,結果我落得腰痠背痛。 倘若來年他們仍是這樣變態,真的不知是甜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