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10 archive

又一年

又一年了,今年發生咗乜嘢事,已經無乜印象,除了開始踩單車外,就是家中兩位貓大人,由小貓變成大貓。 阿哥貫徹做男仔的天性,大大隻,經常以重量欺壓阿妹,即使阿妹瞓了一個好位──貓奴的大腿,只要阿哥喜歡,大喇喇瞓到阿妹身上,等阿妹受不了自己讓開,阿哥的奸計得呈,還怡然自得伸個懶腰再瞓得更舒服。 有時真的懷疑兩位貓大人是披着貓皮的狗,跟出跟入,即使貓奴沖涼出恭,必然坐在洗手盆,寸步不離。入廚房煮飯飲水,必然在門外大叫,專制得不可以離開他們的視線。這情況近日更是變態,夜晚上床瞓,他們就會在門外或是接力,或是二重奏般狂叫,仿似問點解唔可以上床瞓。大哥大姐,張床係人瞓喎,你哋好似無份喎。以昨晚為例,他們奮戰了兩個鐘,我負隅頑抗,最終扯白旗投降,認命的攬着薄被,轉去貓房陪瞓(嗚嗚!好淒涼),他們才肯收聲,結果我落得腰痠背痛。 倘若來年他們仍是這樣變態,真的不知是甜是苦。

11年

只有一句:這11年,多謝有你與我同行。

踩入流浮山

昨日放假,晚上才有飯局,有足夠時間踩個夠本。目的地是流浮山。 當中有幾條線要試,看看是否適合與妻踩。第一條是粉嶺龍躍頭,另加龍山寺,從樂東街入,流水響道走,轉出沙頭角公路。這段路極好踩,加上是文物徑,指示甚清楚,應該不會迷路,而且公廁又多,人有三急都唔怕。沿着車路踩,就會去到龍山寺,據聞有齋食,可以作補給站,因為下一個補給站應是軍地(往粉嶺方向)很地踎的茶樓。這段路屬初階,輕輕鬆鬆從沙田踩入去,消磨半日。 另一條重點要試是如何去粉錦公路的榮昌茶室,最簡單直接的當然是踩粉錦公路,問題是這是一條公路,自己沒有信心在如此窄的路奔馳,更何況是妻呢!有同事提醒我有一條丙崗村的路,上網找資料,幸運找到這個網誌,資訊一流,完全解開到我的疑惑。正如網主所說,丙崗村的風景好靚,亦好易迷路,在村內找路時,幸好遇到一個騎單車的村民,帶我走出這個迷宮。走回石屎路,很快便可到達大隴實驗農場,榮昌茶室不遠也。 在榮昌大休食午飯,沒有試招牌豬扒包,只是食了招牌炒飯,普通,下次一定要食豬扒包或碎蛋牛角包。榮昌逢一至六開七時半,星期日及公眾假期則是九時,單車可以泊茶室前的空地,坐在室外可以睇車。 離開榮昌,開始第三條線──搵路去麒麟山坳。看Google Map估計有一條路可通的,但還是不太肯定,看完之前講的網誌,就放下心來,放膽去踩。這段路與上月跟車會走金錢路的一樣,都是去新田軍營想避開青山公路必走的,不過上次是從古洞入,今次是從粉錦公路上去山坳。這段路比較爛,無之前踩的咁好踩,但大體上也可以接受,姑且是搵另一條代替路線。之後的新田軍營、瀾尾軍營、錦鏽等路段,都是舊路重走。 南生圍這段路,沒啥難度,純粹無去過,順路去看一看,以便下一次與妻去逛。錦田河甚多雀鳥,南生圍風景真的好靚,四叔真的應為孫輩留下這塊美麗土地。 離開南生圍,開始另一個挑戰──尖鼻嘴。起初以為有路可以繞過元朗污水處理廠,直接走鐵絲網,怎知是一廂情願,惟有走魚塘,即是濕地公園背後的路。之前同事提醒小心迷途,今次順順利利無出事,反而這段路極爛,真擔心會爆呔。過了魚塘,便見到長長的鐵絲網牆,可惜傻瓜機無電,所以無乜影相。沿著鐵絲網牆左轉,便可以到尖鼻嘴,太陽西斜下,風光自嫵媚。 本來去到尖鼻嘴已打算坐小巴走,但剛剛送車尾,惟有向流浮山方向邊踩邊等車,怎知到了流浮山還未見到下一班小巴,於是錯有錯著變成終點。如果下次有時間,向白泥方向進發。翻看GPS Logger的資料,只是踩了66公里,離開一百大關還有一段距離,下次再努力。

空椅

是日心情沉重,無言以對,惟有做文抄公,將劉曉波《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原文放在此,這篇文章,值得花時間一看。  在我已過半百的人生道路上,1989年6月是我生命的重大轉折時刻。那之前,我是文革後恢復高考的第一屆大學生(七七級),從學士到碩士再到博士,我的讀書生涯是一帆風順,畢業後留在北京師範大學任教。在講台上,我是一名頗受學生歡迎的教師。同時,我又是一名公共知識分子,在上世紀80年代發表過引起轟動的文章與著作,經常受邀去各地演講,還應歐美國家之邀出國做訪問學者。我給自己提出的要求是:無論做人還是為文,都要活得誠實、負責、有尊嚴。那之後,因從美國回來參加八九運動,我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投入監獄,也失去了我酷愛的講台,再也不能在國內發表文章和演講。僅僅因為發表不同政見和參加和平民主運動,一名教師就失去了講台,一個作家就失去了發表的權利,一位公共知識人就失去公開演講的機會,這,無論之於我個人還是之於改革開放已經30年的中國,都是一種悲哀。 想起來,六四後我最富有戲劇性的經歷,居然都與法庭相關;我兩次面對公眾講話的機會都是北京市中級法院的開庭提供的,一次是1991年1月,一次是現在。雖然兩次被指控的罪名不同,但其實質基本相同,皆是因言獲罪。 20年過去了,六四冤魂還未瞑目,被六四情結引向持不同政見者之路的我,在1991年走出秦城監獄之後,就失去了在自己的祖國公開發言的權利,而只能通過境外媒體發言,並因此而被長年監控,被監視居住(1995年5月-1996年1月),被勞動教養(1996年10月-1999年10月),現在又再次被政權的敵人意識推上了被告席,但我仍然要對這個剝奪我自由的政權說,我監守覑20年前我在《六.二絕食宣言》中所表達的信念──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所有監控過我、捉捕過我、審訊過我的警察,起訴過我的檢察官,判決過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敵人。雖然我無法接受你們的監控、逮捕、起訴和判決,但我尊重你的職業與人格,包括現在代表控方起訴我的張榮革和潘雪晴兩位檢察官。在12月3日兩位對我的詢問中,我能感到你們的尊重和誠意。 因為,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眥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 眾所周知,是改革開放帶來了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在我看來,改革開放始於放棄毛時代的「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執政方針。轉而致力於經濟發展和社會和諧。放棄「鬥爭哲學」的過程也是逐步淡化敵人意識、消除仇恨心理的過程,是一個擠掉浸入人性之中的「狼奶」的過程。正是這一進程,為改革開放提供了一個寬鬆的國內外環境,為恢復人與人之間的互愛,為不同利益不同價值的和平共處提供了柔軟的人性土壤,從而為國人的創造力之迸發和愛心之恢復提供了符合人性的激勵。可以說,對外放棄「反帝反修」,對內放棄「階級鬥爭」,是中國的改革開放得以持續至今的基本前提。經濟走向市場,文化趨於多元,秩序逐漸法治,皆受益於「敵人意識」的淡化。即使在進步最為緩慢的政治領域,敵人意識的淡化也讓政權對社會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擴大的包容性,對不同政見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對八九運動的定性也由「動暴亂」改為「政治風波」。敵人意識的淡化讓政權逐步接受了人權的普世性,1998年,中國政府向世界做出簽署聯合國的兩大國際人權公約的承諾,標誌覑中國對普世人權標準的承認;2004年,全國人大修憲首次把「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寫進了憲法,標誌覑人權已經成為中國法治的根本原則之一。與此同時,現政權又提出「以人為本」、「創建和諧社會」,標誌覑中共執政理念的進步。 這些宏觀方面的進步,也能從我被捕以來的親身經歷中感受到。 儘管我堅持認為自己無罪,對我的指控是違憲的,但在我失去自由的一年多時間裡,先後經歷了兩個關押地點、四位預審警官、三位檢察官、二位法官,他們的辦案,沒有不尊重,沒有超時,沒有逼供。他們的態度平和、理性,且時時流露出善意。6月23日,我被從監視居住處轉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簡稱「北看」。在北看的半年時間裡,我看到了監管上的進步。 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橋)呆過,與十幾年前半步橋時的北看相比,現在的北看,在硬件設施和軟件管理上都有了極大的改善。特別是北看首創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員的權利和人格的基礎上,將柔性化的管理落實到管教們的一言一行中,體現在「溫馨廣播」、「悔悟」雜誌、飯前音樂、起脇睡覺的音樂中,這種管理,讓在押人員感到了尊嚴與溫暖,激發了他們維持監室秩序和反對牢頭獄霸的自覺性,不但為在押人員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環境,也極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員的訴訟環境和心態,我與主管我所在監室的劉崢管教有覑近距離的接觸,他對在押人員的尊重和關心,體現在管理的每個細節中,滲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讓人感到溫暖。結識這位真誠、正直、負責、善心的劉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運吧。 政治基於這樣的信念和親歷,我堅信中國的政治進步不會停止,我對未來自由中國的降臨充滿樂觀的期待,因為任何力量也無法阻攔心向自由的人性慾求,中國終將變成人權至上的法治國。我也期待這樣的進步能體現在此案的審理中,期待合議庭的公正裁決──經得起歷史檢驗的裁決。 如果讓我說出這二十年來最幸運的經歷,那就是得到了我的妻子劉霞的無私的愛。今天,我妻子無法到庭旁聽,但我還是要對你說,親愛的,我堅信你對我的愛將一如既往。這麼多年來,在我的無自由的生活中,我們的愛飽含覑外在環境所強加的苦澀,但回味起來依然無窮。我在有形的監獄中服刑,你在無形的心獄中等待,你的愛,就是超越高牆、穿透鐵窗的陽光,扶摸我的每寸皮膚,溫暖我的每個細胞,讓我始終保有內心的平和、坦蕩與明亮,讓獄中的每分鐘都充滿意義。而我對你的愛,充滿了負疚和歉意,有時沉重得讓我腳步蹣跚。我是荒野中的頑石,任由狂風暴雨的抽打,冷得讓人不敢觸碰。但我的愛是堅硬的、鋒利的,可以穿透任何阻礙。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親愛的,有你的愛,我就會坦然面對即將到來的審判,無悔於自己的選擇,樂觀地期待覑明天。我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在這裡,每一位國民的發言都會得到同等的善待;在這裡,不同的價值、思想、信仰、政見……既相互競爭又和平共處;在這裡,多數的意見和少數的意見都會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別是那些不同於當權者的政見將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護;在這裡,所有的政見都將攤在陽光下接受民眾的選擇,每個國民都能毫無恐懼地發表政見,決不會因發表不同政見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 表達自由,人權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封殺言論自由,踐踏人權,窒息人性,壓抑真理。 為餞行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之權利,當盡到一個中國公民的社會責任,我的所作所為無罪,即便為此被指控,也無怨言。 謝謝各位! 講多兩句,現在已不是鐵幕時代,不是你講就要聽,你做就要信。所以,姜瑜講的話,愈來愈似楝篤笑,不過唔多好笑,上竄下跳的應該不是記者吧!誰是鬧劇,最好由孔子來評定。但,姜瑜有一句好啱聽,公道自在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