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了

經過一年的洗禮,人與紙盒都被貓大人擺平了。
鏡頭前是一個諸事妹,鏡頭後是另一個諸事哥。

去年今日,家中多了兩位貓大人,生活當然翻天覆地的巨變。

首先,家中聲音多了──貓大人叫奴僕的喵喵聲、打玩的拆樓聲,及妻的喝止聲。貓大人的呼喚,愈大愈變態,近月阿哥比鬧鐘還準時,六時五十五分的嘹亮呼喚聲,務必令貓奴不能安寢。入廚房煮飯,更不能把門關上,仿似監工般門前。或許兩位貓大人堅持家中的無障礙──他們可以無障礙去家中任何一個位置,包抱貓奴心口肚腩。

這一年,貓大人的活動空間,從初入門的睡房地面,逐步擴展,先是睡房的床,之後當然是登(廳)堂,最後是入(我臥)室。貓的活動是立體的,高高矮矮的櫃變成他們的遊樂場,几底櫃背更是捉迷藏的好去處,可憐貓奴的電線火牛不知更換凡幾,貓大人亦為自己的口癢受了不少皮肉苦。

頑皮的貓的本性,正如妻所說,家中有損壞都是成本,對這些事她比我泰然。除了電線火牛,梳化在變成抓抓前都換了,改用兩張Armchair,起初擔心貓大人瞓唔慣,點知現在黐滿貓毛了。其實黐滿貓毛的地方多的是,包括起初還是禁區的睡床,而開放禁區的還是妻自己呢。每晚貓大人陪瞓冧得妻甜絲絲,有時還投訴我放假在家爭寵。呵呵!我無做任何嘢,只是瞓喺床上,阿妹自然用濕濕的鼻子頂我要撫摸,還找適合(正確一點是有肉)的地方捲着搵周公,阿哥就怪一點,只是坐在胸口上做按摩,但好踩唔踩,就是要踩你個胃,攞命──sweet到死。

生命中多了兩隻貓,感覺是多了一些羈絆,至少去旅行時無咁無牽無掛。不過,我希望這些牽掛,至少有14年。

上面張相無阿哥,一於送多張相喇!

換了兩張Armchair,結果都是被貓大人征用了,瞓到貓毛牢牢的黐實。

2 comments

    • ivory on November 9, 2010 at 1:54 pm

    很久無上來喇!因為最近收養多一隻貓呀,細貓又長氣(成日喵)又蝦大貓,搞到我一頭煙!

    你的貓很可愛呀,訓在 Armchair 的阿妹,個樣很得戚囉,好唔抵得!

    我都有兩本陳寅格的書,老實講都係慕其名而買之,然後不甚了了,先前看了你的「大師之後再無大師──悼陳寅恪死忌」,勾起再把書拿出來看看的衝動,講真,仍是看不明白,有沒有其他相關書目推介下呀?

    會繼續留意你的網誌,thanks for hardworking update the blog ar~

    • Greg on November 9, 2010 at 3:46 pm
      Author

    細貓蝦大貓?呵呵,年少有為喎!有無相睇呀?
    早兩個月看了兩本關於陳寅恪的書:岳南《陳寅恪與傅斯年》及陳流求、陳小彭、陳美延合著《也同歡樂也同愁》,後者是陳寅恪三個女兒合著,有不少第一手生平資料,不算太沉重,值得一看。而前者多一點陳寅恪早期求學的資料,概論其學術成就,雖然較厚,不過值得花點時間一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