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ep 06

街邊有檔報紙檔

  

香港乜都興一窩蜂,有一輪興芝士蛋糕,於是街頭巷尾全是良莠不齊的芝士蛋糕舖,試問現在又有幾許仍營業,這現象又在台式飲料重現,拭目以待又有哪一商號經得起時間的淘汰。另一個例子是保育活化,於是北九裁判署、灣仔藍屋、大角嘴雷生春等歷史建築便成為你爭我奪的肥豬肉,但活化後的歷史建築還是以前的建築呢?

作者在自序如此說:近年,街頭巷尾都有人高談闊論文物保育,卻一方傾斜於百年古建,瘋狂地以活化為名,打造什甚地標式建築,留下一個粉飾得簇新,而失卻靈魂的軀殼任人「魚肉」;相反,大肆排斥具生活化及具地道特色的街頭文物,不禁要問,我們的社會是否「有病」?(頁12-13)我贊同人比任何事物重要,一幢新簇簇的古建築,若無人氣,於社會又有何相干。

報紙檔吸引我的,一半是職業習慣,一半是有趣。以書中的定義,不是所有賣報紙的都是報紙檔,如便利店、梗舖等便不在此例,報紙檔必須是在街邊,法例規定的六呎乘一呎半的面積(頁152)。當然現今街邊報紙檔,無乜幾個會守這個法定面積的規定,你去旺角百老匯(即舊國美)門口看這個報紙檔就知道,或許收檔會有六呎乘一呎半。

報紙檔為甚麼是六呎乘一呎半,又為甚麼會有向上發展的設計,作者鍥而不捨在一大堆發黃的文件中找到一個人名──保誠(John Browett)。此君何許人也,一名深水埗警區的警司也。他的故事,詳看第三章〈警司是報紙檔設計師〉及〈後記〉,特別是這篇〈後記〉,精采之至。

報紙檔面積的改變,立竿見影的影響就是報販陳列貨品的方法。報紙檔最初的貨品只有一種──報紙,所以1976報販爭取報檔的闊度是足以平放兩份報紙,加上層疊的鋪陳方法,報紙的報頭多是直的,要用橫的報頭以前不可行,現今已沒有這個問題了,便利店的報紙架任你睇,甚至睇完唔買都得。

其實現在買報紙毋須一定要去報紙檔,但假如街邊無咗報紙檔,有時可能會覺得好寡好無特色,作者更認為報紙檔的設計,「無時無刻因應社會變遷而改動,街頭攤檔設計緊貼社會脈搏,正好解說着或目證着一切一切」(頁181)。

書中有些報紙檔以外的資訊,如甚麼是大騎樓(頁66-67)、煙商在報紙檔的廣告費(頁160-162),甚至是報社、發行及報檔的拆價(頁209),這份碩士功課,殊不簡單,應可高分。地方志不一定是嚴肅的,有時從一個側面看一個社會的改變一樣咁有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