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10 archive

易經講堂

六四,括囊,无咎,无譽。《象》曰:「括囊无咎,慎不害也。」 不同的階段,會做不同的事,看不同的書。日前忽然想看《易》,無特別原因,只是想看。以前讀書時興上廣州買書,那時港元好好使,一百換百多,即使計埋車錢都有賺,於是買書好似去超市買薯片,無仔細想會不會睇,一於買咗先算,於是《史記》便放在書架上,沒看過多少篇就送走了。另一個例子是《易經》,書是買了,但看不明亦看不上心,前者是中文差,後者是時間未到。現在中文普普通通,左湊右拼,勉勉強強,最重要是有些事要經歷過才會明,我覺得現在是適當時間踏入這個門檻。 睇書理論上當然是要看書,正如看《論語》不會睇于丹,看《紅樓夢》不會睇劉心武,因為書不是食物,毋須別人反芻,大前提是中文要好。前兩例子,不是太難,正常中學畢業都會無難度(當然會考捧蛋者另計,真唔明他們這五年是怎樣過)。至於《易》,難就難在內容太艱澀,我若說看得懂字面解釋有五成,就是太吹噓自己,況且更艱澀的是易經的涵意。所以,要找一本入門的書好重要,我揀了這本《易經講堂》作盲公杖。 《易經講堂》是作者黃漢立在港大一個講程,將講義化為文字。《易經講堂》將八堂內容化為七章,循循善誘所有門外漢進入《易經》的大堂,當中以第三章最值得細閱,《易》最初的用途是占筮,但如何占,如何成卦,這一章就有詳細解釋,這當中又牽涉為何陽是九、陰是六。不過,到此刻我還是不太明白何謂變爻,資質愚鈍,莫奈何! 若要分析卦中六爻,最好看《易經講堂(二)》。若上集是一個概論,從一個大範圍分紹《易經》,那麼第二集則集中講三個卦──乾、坤及屯,從解釋卦辭、爻辭,明白《易經》的義例,以實例講解何謂承、乘、比、應、時、位、中。為何揀這三卦,作者如此解釋: 在六十四卦中,《乾》、《坤》兩卦最基本、最重要……《乾》、《坤》兩卦是《易》的門檻,是《易經》的精髓……因此研習《易經》的人,必須首先深入了解此兩卦。不僅要了解其表面文義,還需要將其文中引而不發的哲學思想,擴充發揮,以期藉此進一步了解天地人之道,更需要了解兩卦的義例,作為解釋其他六十二卦的門徑,這樣才真正獲得益處……通過講解《屯》卦,除了解說其卦辭、爻辭之義外,更將從《乾》、《坤》兩卦學到的義例,乃至《乾》、《坤》兩卦各爻爻辭,和《屯》卦各爻意義進行比較,說明其異同之故,藉此一例,使學者舉一反三,應用此等知識,自行解讀其他各卦。(自序) 我看《易經》當然不是用來占筮,《易經》分象數及義理兩大支流,我著重的是義理。如果《易經》是一本占卜神鬼之書,肯定不會有現在的地位,書中的義理才是最重要,有些道理,以前輕狂之時,不明亦不服;現在跌跌踫踫,回頭再看《易經》,可知自己錯得多厲害,若早點看《易經》,有些事或許會有不同的結果。往事如煙,惟展望將來,以《坤》第四爻自惕:六四,括囊,无咎,无譽。 後話: 都話我愚昧,到此刻才驚覺編者的心思,書面竟藏了一個卦,看不到?那六條橫線,陰陽相間,離下坎上,不就是第六十三卦既濟,唉!後知後覺,蠢! 後話二: 作者在《易經講堂》列了一個基本參考書目,分「原文注釋」及「概論」兩大類,我按圖索驥,發覺有幾本「原文注釋」的書是放在市政局的參考圖書館,即是不可外借,去書局亦不好找。「概論」類則無問題,我便借看了廖名春著的《周易經傳十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