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10 archive

轉呀轉,睇十字架

上山影全景,想就想咗好耐,付諸實行就未試過,因為怕辛苦,行山已經攰,再攞多個腳架相機就會攰上加攰,但好玩就要付出,惟有頂硬上。 先由近的地方開始。搭小巴上獅子亭影了一輯相,然後上山,上到分岔位不原路撤,而是往道風山走。這條路十多年前還是好爛,黃泥斜坡,未落雨已經滑到死,現今己變了石階,而且開始加建扶攔。 今次的全景,效果甚好,地上的腳架清得仔細,其他接駁位亦無穿崩,可以一看。

爪下亡魂~~驚心下集

昨日看到這個網站(←←←貓奴必看,無貓都可以睇),細閱之後,再做問卷,發現我有七成八機會成為下一個爪下亡魂。唔信?有下圖證。各位貓奴,你想唔想知自己會否被貓大人處死,按上圖去做問卷吧! 再回想之前兩位貓大人所作所為,好可能是做預演──怎樣謀殺貓奴,抓Plasma既是演習,又是警告。 救命呀!我要立遺囑呀!

爪下亡魂~~激心上集

上月尾有一篇〈貓與電線〉,今日這個〈爪下亡魂〉則是延續篇。 貓大人可能好似小朋友出牙一樣,極度牙癢,上次換了一對電腦喇叭,又有一隻的線壯烈犠牲了,因妻不習慣用Headphone,惟有再添新的,今次換了一個全新,不用2.1,裝好試用了個多鐘才上班,三個鐘後妻回家後報告,其中一隻喇叭連着斷線橫臥地上。那剎那手握電話筒,好想嘔血。好彩今次的喇叭是兩邊插線,只需花15元換條線,毋須整個喇叭換,都無咁肉痛。當朝收工回家,拿着個斷線喇叭,審問正睡在梳化上的兩位貓大人,阿哥扮傻了片刻,立即跳起遠遁,而阿妹繼續睡眼惺忪。有合理理由相信阿哥是元兇,阿妹最多是懵盛盛的幫兇。 最肉痛莫過於另一個爪下亡魂──Plasma,阿哥不知幾時開始會行掛在牆上的Plasma,行歸行,只要小心都無乜所謂,但衰就衰在他學藝不精。早兩日在我面前行Plasma Catwalk,被我一個獅吼功大喝,失手跌落地,他試圖掙扎,結果在Plasma的玻璃面留下兩條抓痕。 當貓爪在玻璃面抓出刺耳的聲音時,我心在淌血呀,情願被抓是我的大脾。 P.S. 最近還有一個重要犠牲者,就是向ET借來的Scanner,同ET自首時方知道是ET太座的,唉!要好認真處理,唔通好似ET笑笑口咁說要阿哥棚牙!

轉呀轉,睇包山

早幾日放假,入長洲影包山。包山影過好幾次,今趟是入去玩360VR,想看看全景的包山是甚麼模樣。 今次的成績(←←←有嘢睇呀!)好一點,執地下那一張效果比之前有進步,但是合併後卻有穿崩,所以要用兩個水印遮醜(水印又要麻煩AL,THX)。 為了避開人潮及遷就自己假期,揀了一個閒日去長洲,怎知世間閒人如我者是如此多,與正日比較當然是少,但閒日卻已非同凡響,所以在碼頭人潮中等上船時聽到有人問點解咁多閒人時好認同。 入鄉隨俗,長洲此段時間要食齋,一碗羅漢齋河17元,不過不失。當然要應節食個平安包,劃一價6元,而且全長洲所有舖頭都有平安包賣,我就幫襯開郭錦記,今年老闆搞搞新意思,整了一個六個包紙盒裝,40元就有交易,還有環保織袋送,見不少遊人一袋袋滿載而歸。 太平清醮愈辦愈有氣氛,相對地商業味愈濃,有得有失,算是假期中一個節目吧!不過,俾我揀,我不會今個禮拜入長洲,未鬼迫過咩!

VR Panoramas

這個新玩意束之高閣近一年,近日終於「的」起心肝執相,這是第一份功課←←←有嘢睇呀。 看Google Earth時見到一些紅底白字「360」,Click入去是一幅全景圖,不只是水平的,而是一個720度的全景圖,覺得勁有趣兼好靚,當中伊朗伊斯法罕的藍色清真寺靚到好似身在其中。於是上網找資料,發覺我只欠一個硬件。 影相當然要相機,用甚麼鏡頭不太重要,如果愈是廣角,要拍的相便不會太多,我用Fisheye,所以水平只要拍6張便足夠。硬件最重要是個雲台,有人話可以自做人肉雲台,但我覺得還是簡單一點好,方便後期工序。其實影不是問題,反而後期工序功夫多,摸索了一輪,最難是影地那一張,初接觸時第一個問題是點解唔見咗個腳架呢,這就是VR Panoramas有趣的地方之一,我發覺自己要苦學PhotoShop,不是造VR Panoramas的軟件。 只要仔細睇(按”Ctrl”是縮細,”Shift”是放大),巴士唔見咗車尾,而地下的接駁位穿崩了,這是執走腳架的反遺症,看到前輩的作品,真是汗顏。

點解明日我投票

昨晚,香港特區首長曾蔭權十點幾發表聲明,表示「鑑於這次立法會補選的特殊性」,所以不會在明日立法會補選中投票。擾擾攘攘了幾日,醜婦終要蒲頭,食君之祿,當然要擔君之憂,一個中央欽點的行政長官,與他的政治任名的人才,作一個如此政治決定,自然無所謂對錯(政治上從無對錯,只有合不合適),不過,對一個如此向北看,卻不守着香港核心價值的行政長官,只會一肚子火,本來不想投票的人都會有不同的決定。 在中國這片土地上,還勉強可以稱得上有民主的地方,只有香港,所以民主、自由、法治是三大重要基石,所以破壞基石的事與人都應圍而攻之。梁愛詩本是一個好人,但她是特區歷任律政司司長中最差的一個,原因就是有法不依,胡仙事件是一例,23條立法是一例。 老實講,即使是殖民地時代,香港都只是有自由無民主的地方,所以97年後,不過是從一個殖民地政府過戶到另一毎殖民地政府而已,對民主不應有強求,所以要直選特首,從來只是天方夜譚,阿公都無民主直選,香港解可能有直選。不過,香港點都有局部直選,愈是稀罕的,愈是彌足珍貴。民主的精神是,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論點,但我必定維護你說的權力。民主另一精髓是,一切按本子辦事,只要規矩定下來,大家都要遵守。所以功能組別既然存在大家都無辦法,阿公要咁玩就咁玩,反過來議員玩程序辭職補選,都是按本子辦事,唔可以話有你在議會玩功能組別分組點票,唔准人哋玩辭職補選。 曾蔭權今次最差的是,他開了一個好壞的先例,一個非民主產生的行政首長,是可以如此明目張膽反對一個民主制度的重要程序。阿公唔鍾意民主,自然視任何民主程序如仇雔,但曾蔭權如此低莊鼓吹不投票,又怎能對外說你是代表一個「亞洲國際都會」,不投票是國際特色? 對五區總辭,我從來覺得多餘,因為這於事無補,況且反對只會原地踏步,對阿公更有利。我更反對有人綁架泛民,綁架議題,更反對以所謂「公投」的名義處理這次補選,名不正則言不順,補選就補選,公投就公投,兩者之間無一個等號,你只可以說以投票率及得票率,話自己有多少人贊同你的議題論點。正因為你名不正,落人口實,只會令大家的關注,從政制改革轉移到一場無謂的補選。 不過,這場補選都有點用,它好似一塊照妖鏡,妖魔鬼怪全現形。第一個妖怪是不借出地方作票站的鄉愿,他們可能就是曾蔭權口中所說認為補選是無必要的「主流意見」。第二個妖怪當然是一班土共,連當年先輩燒死林彬如此豐功偉業都唔敢認,真是不敬。第三個妖怪是綁架議題的癲狗,有破壞冇建設。 我明日投票,就是想出聲,即使是一道好小好小的聲音,告訴當局這才是主流意見,想告訴當局,第9組的霍震霆並不代表文化出版界。 題外話: 唔搵唔知道,政府出了兩個廣告玩針對,不過政府唔驚人告他侵權?此外,他們揀了「信」及「行」,真是可笑。 先看「信」: 放下口舌之爭,建立互信,同步向前。←←←政府宣傳句子 信者,人言為信。若言者非人,何以立信?況且互信早喪,焉能令人信服。 再看「行」: 每個人都有勇氣踏出一步,總行得到。←←←政府宣傳句子 行者,彳亍也,左步為彳,右步為亍,左右協調是為行。我這個Blog名中的「彳」及「亍」就是這個解釋。若是勉強,是為拖也,況且行不行,不是勇氣問題,而是同不同道的問題。

西藏一年

如果去西藏之前看過這本書,我相信整個旅程必定有不同的安排、迥然的感受。奈何這書是三月二日才出版,嗟夫! 《西藏一年》算是BBC相關片集的Documentary,當中有些人物只是簡筆輕輕帶過,反而在片內有較詳細的介紹,如白居寺的次成喇嘛及次平小喇嘛。另一方面,書中對一些人物的描細卻更見細膩,如仁增一家。片集的影像固然令人眼前一亮,但我偏好此書,因為我覺得文裏行間的感情更打動人心。 西藏叩長頭是一件平常的事,作者如此形容:他們口誦着六字真言,用身體在大地上丈量着他們的虔誠,牢固自己關於輪迴的信念,並用這種方式修福積德,祈願在輪迴的路上獲得一個美好的未來(頁71)。我更鍾意以下這三句:他們用自己的身體丈量着大地,丈量着自己的虔誠和信仰,丈量着通往來生的輪迴之路(頁116)。作者講到共妻這個話題(第8章),她將她所見所感寫了出來,詳量不帶評論,但在文尾卻以央宗的要求作結,言簡情盎。題外話,亦是看罷這一章,才明白封面的大相背後的故事。 作者雖不是藏人,但她帶着這一份細膩及尊重,去看西藏的人與事。西藏的天葬對很多外人是一件獵奇的事,作者認為「如果不對不同的殯葬習俗作深入的瞭解,誤解與偏見自會在所難免,隔閡漫捲開去,必產生難以跨越的鴻溝」(頁68),所以即使攝影隊獲得家屬允許,仍然遠眺拍攝,為的就是對死者及當地文化習俗的尊重(頁73)。之前唯色在書中提到這些天葬片段,全是一些無涵養的人的行徑,無關種族。又題外話,早前玉樹地震,有記者問救援人員救了甚麼族的人,我立即爆了一句粗口,罵這個記者無見識無常識,為甚麼要將救援扯上族裔,難道救人前問他是藏是漢嗎?凡事都如此二元化,是將事情簡單了,又抑或複雜了呢? 作者能夠在藏拍攝一年,算是稀奇,可能當年的氣氛比現今寬鬆,但這亦不是代表可以暢所欲言,所以通篇沒有著墨政治,但有些地方若有所指,又似不女經意的彈你一兩句。以大陸醫療事,書中說到央宗兒子升學問題,二仔對醫生的評價,正正是大陸醫療問題的癥結(頁94至95),當中那句「只是想盡辦法讓你掏出身上的最一文錢」最到肉,而這個醫療體系病入膏肓的地方,竟是一個鄉下醫生要借錢睇病(頁197),觀微知著,你真要祈禱不要在大陸生病。作者下了如此狠的注腳:救死扶傷、為人民服務只是鑲在醫院牆壁上漂亮的裝飾(頁201)。 書中有一小節,作者輕輕帶過,但我很在意。話說一句小小的村幹部,發現建學校的承包商偷工減料,簡單一句是豆腐渣學校,她怒斥說:你想過沒有,你的貪心可能會要了孩子們的命,那你就得下地獄(頁156)。我相信作者不是先知,不會知道有不少稚子無辜死在豆腐渣校舍內,亦由此可見腐敗的情況是如此的普及。謹此將這一段獻給5.12汶川枉死的學子。 嚴格而言,第11章〈罪惡即是懲罰〉是全書政治味最濃的一章,講的就是那段「是非顛倒的年代」(頁219)。既然有人認為宗教是鴉片,以宗教為生活主軸的西藏自然不會有好日子過,但這慘況亦不是西藏所獨有的。作者這個外人對兩個被逼還俗的喇嘛互相攻訐很在意,但當事人如此答:不恨。恨有什麼用?只能帶來更多的痛苦,而且恨本身就是惡,會帶來惡報。人遭受的所有苦難其實都是命。(頁223)我沒有那麼豁達,相信亦有很多人沒那麼豁達,所以這樣豁達的人才更值得尊重。 看《西藏一年》時,忍不住聯想王力雄,想得更多的是唯色的書。觀者可以找這兩本書看看再思量,對恨應持甚麼態度。 講翻轉頭,這書是以江孜為中心,而我去西藏時,江孜只是一個書上一個城市名,只是在這個小城食了一個午飯,匆匆忙忙在宗山堡下拍了一張相,一切都是如此水過鴨背。其實整個西藏行都是水過鴨背,租車的感覺只是在車上消磨了很多時間,車上看西藏實會水過鴨背.這完全違背我一向旅行的宗旨做法。看完這本書,真的很後悔,或許再給自己一次機會看清楚西藏。 BBC之五集《A Year in Tibet》: The Visit 睇片按此 Three Husbands and a Wedding 睇片按此 Faith, Hope and Charity 睇片→123456 Monks Behaving Badly 睇片→123456 A Tale of Three Monks 睇片→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