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9, 2010 archive

牛屎‧野豬‧無聊人

每日看新聞,已經好少有心情波動,太陽底下無新事,新聞本質無變,來來去去的都是三篤屁,但日前有一單新聞,看完條題就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不是該新聞有甚麼駭人聽聞,而是當中的無聊低智,令人噴飯。 行山的精髓是接觸大自然,而不是看任何人工加建物,所以任何山路若非必需,不要加建改建,因為有很多先例政府好心做壞事,愈改愈差,當然有做得好的地方,如從城門水塘行落沙田道風山的路段便是此例。總之,是人去適應自然,不是改變自然去遷就人。今次這單噴飯新聞最荒謬的地方就在此。 地質公園是麥理浩徑第一段,這段車路是起水塘時遺下的,有天文發燒友會半夜三更坐的士到東壩觀星,亦有山友打的到此才開始上山往浪茄。荒車野領有段車路,極不自然,這只是人貪方便,馬路不但不是馬行,更不預牛行,見到牛屎更大驚小怪。老實講,行山見到牛屎有乜怪,見到人屎仲惡頂,況且牛屎如此乾淨,點解比香港好多公廁乾淨得多。如果因有牛屎在馬路上就投訴,咁你估隻牛會否投訴人打擾破壞大自然的安寧?投訴已如此白癡,最離譜是有人跟住癲,盡顯低智。 從牛屎到另一單新聞,近日好似野豬驛馬星動,多外遊,遊到人住的市區,結果──當然無好結果。人與自然的互動,愈來愈單方面改變,若野豬入市區被趕被誤殺是自討的,那麼在梅子林的地方出沒都有問題,野豬可能真的無語問蒼天:點解人咁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