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10 archive

牛屎‧野豬‧無聊人

每日看新聞,已經好少有心情波動,太陽底下無新事,新聞本質無變,來來去去的都是三篤屁,但日前有一單新聞,看完條題就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不是該新聞有甚麼駭人聽聞,而是當中的無聊低智,令人噴飯。 行山的精髓是接觸大自然,而不是看任何人工加建物,所以任何山路若非必需,不要加建改建,因為有很多先例政府好心做壞事,愈改愈差,當然有做得好的地方,如從城門水塘行落沙田道風山的路段便是此例。總之,是人去適應自然,不是改變自然去遷就人。今次這單噴飯新聞最荒謬的地方就在此。 地質公園是麥理浩徑第一段,這段車路是起水塘時遺下的,有天文發燒友會半夜三更坐的士到東壩觀星,亦有山友打的到此才開始上山往浪茄。荒車野領有段車路,極不自然,這只是人貪方便,馬路不但不是馬行,更不預牛行,見到牛屎更大驚小怪。老實講,行山見到牛屎有乜怪,見到人屎仲惡頂,況且牛屎如此乾淨,點解比香港好多公廁乾淨得多。如果因有牛屎在馬路上就投訴,咁你估隻牛會否投訴人打擾破壞大自然的安寧?投訴已如此白癡,最離譜是有人跟住癲,盡顯低智。 從牛屎到另一單新聞,近日好似野豬驛馬星動,多外遊,遊到人住的市區,結果──當然無好結果。人與自然的互動,愈來愈單方面改變,若野豬入市區被趕被誤殺是自討的,那麼在梅子林的地方出沒都有問題,野豬可能真的無語問蒼天:點解人咁霸道?

又係阿妹

忍唔住又執多阿妹一劑,因為這張相實在好搞嘢。 相對而言,阿哥好似無咁多搞嘢相喎。

貓與電線

以前去家有貓狗的朋友家,都會遇到一個問題,就是貓狗會否咬電線。MO仔好聰明,除了一次推翻了部PS3外,對ET家中的模型電線都無乜破壞;M家的阿Q細個都有咬,但好聰明唔咬有電的。反觀家中兩位大帝,可能牙真的好癢,不少家具已慘遭毒手,當中又以電線災情最重。 電線有粗幼,他們鍾情幼線,可能咬得斷有成功感吧,又可能咬得斷我才發現,其他粗的電線都無放過,只不過咬不斷而已,但點點咬痕證明曾被他們寵幸。到目前為止,他們的戰績如下:室內無線電話叉電電線兩條、座枱燈電線一條、電腦喇叭電線一條、墊背枕頭一個、腳踏一角、貓玩具海綿波數個,及無數膠袋。家具有損耗早有心理準備,但咬爛電線就問題大,現在爛的都不是甚麼難搞昂貴的線,卅多元一個火牛、百多元一對喇叭都是容易更換的,若然是咬爛櫃背的線材,咁就肉赤兼麻煩,條線已經貴,要重新拉線駁線才是噩夢。 望住條斷了的電線,教貓便成了當務之急,而我的方法極粗暴,特別是發現電腦喇叭線斷了時,阿妹還用斷線作挑牙狀,結果被我按在地上,望着斷了旳喇叭線,先用獅吼功勁鬧,狂彈耳十多次,打天靈蓋多下,再翻轉按着頭,望住我摑面十多下。那一晚,阿妹遠遠的避開我,以後我大聲喝他們,兩隻嘢立即搵地匿。 妻有一次見到我粗暴教貓,大感心痛,不過當兩隻貓黐我唔黐佢時,又酸溜溜的怨隻貓點解唔記得我打得佢哋咁甘。嘿嘿!貓是知道誰是Boss的。

飲茶

去西藏前,已見薯伯伯極力推薦倉姑寺的甜茶,我當然乖乖的去試,但在「拾下拾下」的狀態下,叫了酥油茶,飲完離開時方發現點錯了。反而在雪域餐廳意外地飲到甜茶,發現味道極似在印度及尼泊爾飲的Masala Tea,再看英文餐牌,真的無搞錯。 第一次飲Masala Tea是在尼泊爾,但覺得最好味的卻是在印度Jodhpur。在印度飲Masala Tea好似香港飲絲襪奶茶一樣,每檔味道各有不同,除了茶葉之外,Masala亦好重要,Masala類似一種混合香料,每間香料舖的配方都迥異,當中以的M.V. Spices最啱口味。去完西藏,回家上網再入貨,自己煲箇夠本。茶葉及香料本身不是太貴,一包250g只是6美元,6包茶3包香料54美元,但郵費卻要42美元,肉赤!月初二號付錢,昨日便到郵局收包裹,估不到是空郵,總算郵費都抵。呵呵呵,今日放假可以飲茶。 在雪域餐廳飲的Masala Tea,覺得茶味淡了些,奶卻多了一點,這只是個人偏好而己,所以自己煲就最好,可以自己調校。茶葉對Masala應該是二對一,而水對奶則是一對一,糖則因人而異,若是Masala勁的話,建議甜一點配Masala的辣(Masala內是有薑的成份)。我偏好茶味濃、奶味淡,所以水對奶變成二對一,而且茶要煮久一點,讓茶味濃一點,Masala亦不要太吝嗇,多一點、辣一點更好味。 飲Masala Tea時,想起的不是西藏,亦不是印度的Blue City,而是崇山峻嶺的尼泊爾,準確一點是Poon Hill,真想無所事事的望著Annapurna,歎茶發呆。

風水地

香港可愛之處甚多,其中一個就是行山極方便,想行就起行,特別是我最愛的針山,瞓夠食夠,才施施然出發,只需十多分鐘便身在青葱中。 早前去西藏時,買了一個GPS Logger,既可記錄所走路線,又可為相片留位置,甚是有趣。平時行山及影相都好有用,今次上針山當然帶着,現在唯一一個問題是怎樣將相片及路線上載一個免費平台。開版的路線圖可以一Click起終點,可以入到該網頁,看到六張圖片,不過卻沒有標示位置,現在嘗試用Flickr,希望可以解決我的疑惑。 同是一條針山路,沒有甚麼大變化,乏善可陳,唯一可以一提的是,針山頂多了一株樹苗,種在木牌後,估計是希望以後可在山頂一樹遮蔭,若果真的成事,功德無量,但「木秀於林 風必摧之」,想在山頂成蔭,就要老天爺高抬貴手了。 閒日上山,唔好以為無人,山上迎面而來的至少十人,有男有女,有人有鬼(佬),好不熱鬧,估唔到世上閒人如我者會有咁多。 每次到針山,都覺得同麥兜老母到樟木頭一樣,不過我唔哂供,好過佢。

回復正常

阿妹做完手術要戴頭罩,本來只需10日,奈何碰上復活清明長假,SPCA無獸醫,要等到七號才可覆診,阿妹無端端要戴多四日。戴頭罩的日子,諸事不便,主觀覺得阿妹瘦了,又或者說是阿哥愈來愈大隻,相對阿妹愈來愈嬌小。 昨日終於可以拆線除頭罩,醫生話傷口復完得很好,阿妹的反應當然是第一時間搖頭舔腳。回家後龍精虎猛,與阿哥玩得不奕樂乎。當晚應該做了個好夢,因為有相為證。 妻與我一致贊同,要阿哥試戴頭罩──阿妹戴着時佢鬼咁有興趣,經常去強搶,今次有機會試戴,睇你有乜反應,嘿嘿嘿!

高原焗蟹

去西藏,記得帶Notebook。如果你是搭火車,55個鐘無電腦又怎可消磨。如果你是龍友,有電腦可以幫你存相,兼可做早前工夫。如果你是個網精,一日不能不上網,你就即管帶Notebook去西藏,因為至少在拉薩上網都不是問題,而且多是免費。 出發前都估唔到拉薩的WiFi咁方便,住在第一間的青年旅舍,房間雖無WiFi,但其頂樓餐廳及五樓的茶室都有免費WiFi供應,頂樓餐廳的食物水俗不過不失,而且夠大碟,一邊食飯,一邊睇住布達拉宮,一邊上網,一樂也。此外,市內有不少餐廳都有免費WiFi,如Pazu的風轉咖啡,及一間名為驢窩的餐廳,只要你幫襯,幾乎可以任你坐。老實講,無可能全日出動去逛街,既然要搵地方Hea,不如搵可以免費上網的地方打躉。 上得網自然會看看mail,睇睇新聞,BBC去得到,有點意外,《蘋果》無試,無謂嘥時間,反而估唔到睇唔到《明報》,咁鬼正經無乜立場的報紙都「河蟹」了,唔通三月份特別與別不同。 這兩個月,在Great Fire Wall內的網絡新聞,一個接一個,最精采是谷歌南遷。這新聞可以純屬商業,不過事件中的主角太敏感,指控亦太嚴重,實在不難以純商業來評論。內地喝狼奶大的人將事件聯繫上治外法權,又似乎太上綱上線,做生意要守當地法律,理所當然,問題是這些法律是否合理,若然是利潤放中間,道義當然可以放兩旁,現今Google另有選擇,損失的是生機勃勃的神州市場,得到的似乎是更多的尊重。然而,Google將來會否為錢屈膝,難料呀! 在這件事中,另一個被談論得最多,就是被譽為Google在大陸最主要競爭對手百度(好似太俾面Google喎,百度贏咁多),其頭頭李彥宏在百度i貼吧上如此說:百度應該進軍香港嗎?粗略看過四、五頁跟貼,普遍讚好,原因卻是民粹得很。即使好似當中有人說,何必要「追殺」Google,但我覺得百度來香港,將如它在日本一樣,因為香港用家自由慣了,毋須別人教乜嘢睇得、乜嘢唔睇得。地域不同,民情有異,內地成功的,在彈丸之地不見得會開花。 以神州事事關心、件件過問的標準,蕞爾小島上的網絡仿如無掩雞籠。神州才俊當然獨具慧眼,在早前於深圳IT峰會上輸誠,認為監管是有必要的,當中的出位言論更是矚目。管得多是好嗎?放長雙眼看吧!上世紀的Iron Curtain都穿窿,相信歷史會有驚人的重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