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10 archive

政府Wifi綠壩化

早幾日帶兩位貓大人去灣仔SPCA做手術,等候期間到灣仔公共圖書館消磨時間,貪其有冷氣兼可上網。去到圖書館,方發現吾道不孤。 差不多十一點才到圖書館,幾乎搵唔到位坐,當中有唔少人都是帶Notebook上網,好似我隔籬個阿叔就是睇股市。環顧圖書館用Notebook的人,不少於20人,可見這個服務需求不可謂不少。 政府的Wifi通使用方便,而且地點亦適中,至少比PCCW所謂的6000個WiFi點實際,而且費用全免,這又比台北市的WiFly好,上網任用,不似台北只是免費30分鐘。 這並不代表政府的WiFi通無問題,它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太關心你了,它不問用家的年齡界別,一律不准上鹹網、BT網,甚至連上英國《太陽網》都唔得,咁太關懷備至了。點解資訊唔可以自由接觸,只要在使用前問一問用家的年齡,即使是刻意說大話,這只是該大話精的問題,點都好過現在的綠壩化嘛!

色拉寺唔止有辯經

我將哲蚌寺與色拉寺安排在同一日,前者上午去,後者則在下午,因為色拉寺最精采的辯經是在下午三時左右開始。這個安排,看似合理,但我還是錯了。 從哲蚌寺往色拉寺,最好、最直接的方法,當然是打的,40大元,還可接受,至少免去烈日下走下山路。離開哲蚌寺已是下午二時許,打算到色拉寺再食午飯,到色拉寺方發現情況不比哲蚌寺好,馬馬虎虎吃了碗麵,入色拉寺已過了三時。 以為我們遲了,怎知那時才見喇嘛三五成群,從四方八面往辯經場走,過癮的是竟然有兩、三隻狗跟喇嘛去辯經,唔通狗「口翕」都可辯論。看一看錶,剛好三點三,下午茶時間,睇嚟辯經與香港下午茶有一共同特點,就是口水多過茶。已不是第一次看辯經,十多年前在仍叫中甸的松贊干布寺意外看到辯經(當時中甸有乜睇都唔知就上路,松贊干布寺有乜特別都唔知,更唔知有辯經這回事),當時的感覺就與妻今次一樣──過癮。 辯經看似有分級數,從入口開始是一對一,之後一對二及一對三,愈遠離門口,級數愈高,有些貌似阿Sir的喇嘛,坐在後邊似吹水多過辯經。反而在門口的喇嘛仔,看似入門階卻最投入,手舞足蹈,好不興奮。 如果好似我咁遲,下午三時許才到來只看辯經,那麼色拉寺其他地方必然睇漏,因為色拉寺其他殿堂在四時拉閘,正確一點是色拉寺是下午四時關門,所以其他地方緣慳一面了。

哲蚌寺積陰德

拉薩名寺古剎多的是,若要我推薦一個必看的,首選哲蚌寺。 哲蚌寺背景資料自己搵,我講一啲實際有用的。第一、不要試圖嘗試從大街路口行上哲蚌寺,這段上山路在海拔三千多米的環境下,不能小覷,若從北京東路打的去哲蚌寺,30元搞掂,又何必要行餐懵,兼浪費時間在行路喇;第二、早一點到,你會花至少三、四鐘,實在有很多嘢睇;第三、如要祭五臟廟,寺前的食肆可以考慮,若然是哲蚌寺與色拉寺是放在同一日,更應在哲蚌寺食,色拉寺附近的食肆無咁好。 哲蚌寺入場費50元不算貴,不過寺方好識做生意,他容許你在殿內影相,只是逐次收錢,20蚊一個殿,想影那一個殿就找該殿負責的喇嘛俾錢,銀貨兩訖,我都有幫襯,這是後話。 哲蚌寺最出名是曬大佛,不時不看;其次是歷史悠久的經堂,復修布達拉宮的五世達賴喇嘛便是住在此。與大昭寺比較,哲蚌寺更平易近人,沒有如潮人群,看佛觀畫亦毋須怱忙。寺內殿堂設計甚有環保意識,正午的陽光從大大的窗櫺曬入室內,毋須用燈,種花種草就最好,我就見到一盆小麥草,唔通俾貓做小食乎?大殿正在復修,看他們的告示,理應竣工,現在已延誤近半年,但這無損遊客參觀,可從側門入殿參觀,其實看藏人如何做修復工程亦是一件樂事,坐在朝早的陽光下,剪去牛皮上的毛,毛在陽光下曬,牛皮則再逐一幼條剪細,估計是綁在殿前的旄旗桿上。寺內各殿固然精采,但最有趣、最大開眼界的,是看到當地人(正確仔細的是內地漢人)的布施行徑。 沿途參觀時都有一班大陸老兄,甚為側目,高談喧嘩固然難免,他們拜甚麼神係乜都未必知,見他們匆匆到了一個殿,匆匆的放下香油錢,匆匆的拜一拜,然後匆匆的走去下一個殿。站在曬大佛的山坡下拍DV,恍如專業製作,Take 2 Take 3再Take 4,而這個拍DV行為一直去到大殿布施時。 去到大殿時大約中午時份,一大班喇嘛魚貫入殿,估計是他們做午課時間,一條條光柱從殿頂射入,加上喇嘛的誦經聲,本應是一個肅穆的場面,卻被該班大陸人破壞。他們坐在不遠的氈褥上傾談,傻瓜相機在昏暗的殿堂內閃過不停,而且是走到近在咫尺的位置拍,攞命!奇就奇在喇嘛無動於衷,更甚者奉以茶點,後來謎底解開了,原來那班大陸人的去布施的,拿着一疊厚厚的新銀紙,一個個喇嘛派,最啜核的地方是,派錢時竟有人以DV拍下他們行善,這條片有乜用,布施又是否可以免稅? 與朋友講起這事,我說那班大陸人發財立品,但有人好抵死回一句:佢哋積陰德啫!嘿嘿,發財立品與積陰德,一體兩面,表面睇無乜分別,何必深究。

一刀切

是日阿哥阿妹六個月零三日,亦是開刀去勢的大日子。 上次到SPCA寄宿時,已安排了做手術的日子,剛好忽然有雙休日,可以留在家中睇住兩位貓大人,伺候在側。 今早瞓了兩個鐘便去灣仔SPCA,平時還可以搭火車轉巴士,今日要用兩個袋,兼碰上上班繁忙時間,惟有打的,怎知隧道塞車,結果比以往更花時間。兩位貓大人在途中特別鼓譟,叫個不停,特別阿哥,一鋪蠻力,竟將貓袋的拉鏈頂爛逃出來,那個貓袋是新的,卻如此不濟。怕咗大隻阿哥,考慮再換個硬盒,以便重蹈今早在的士的尷尬。 阿哥可能有幽閉恐怖症,即使逃出袋後仍叫個不停,還掙脫我抱,不受控的四處走,從後座兩旁的玻璃,到車尾玻璃都爬上去,我隱約見到後面個的士佬有點突然,又有點笑意,我就一臉尷尬,擔心我個的士佬唔鍾意,怎知他一開口就話佢都有養貓,仲係兩隻㖭,然後有點沾沾自喜(我主觀認為)報上兩隻貓是長毛波斯及摺耳。一講貓經,自然有不絕的話題,剛巧遇上塞車,傾到落車時可以免收貓大人的車錢,誇張! 去到SPCA,因為遲到,我排第六,之後還有一個,即一個早上做七個手術。十時見完醫生,留下兩位貓大人,下午四時接回,中間六個鐘就在灣仔消磨。手術後,阿哥精神不俗,還是力大無窮,試圖逃「袋」。阿妹靜得多,始終女仔的手術大啲(收費亦貴啲),回家出袋時還暈暈哋似醉酒,加上帶了頭罩,碰碰撞撞很不習慣。 到了晚上,情況逐漸正常,衰阿哥毋須帶頭罩,如常清潔,更自舔傷口。最衰的是掂阿妹的傷口,好彩阿妹反抗兇阿哥,加上貓奴密切監視,暫時還未出亂子。但貓奴始終要搵周公、要搵食,點算?

小昭寺搵笨

睇完大昭寺,當然要睇埋小昭寺,話哂與文成公主有如此密切關係,點知睇完好鬼火滾,因為被搵笨了。 去到小昭寺門口,見到寺廟被鷹架及紗布遮蓋,第一感覺當然是「我真好彩,又遇到趁淡季維修的景點」,以為只是門面裝修,內部照常營業,賣票的職員亦沒有特別提點,點知入內一看,就發現不妥當! 入門後要左轉,順時針方向走,只見一排轉經輪,轉了一圈,還未見有甚麼殿堂,走回起點,方發現原來大殿關了門,估計是大維修。小昭寺大名鼎鼎的釋迦牟尼8歲等身像,連影都見唔到。佛堂靚唔靚?當然唔知道。 寺廟維修,天經地道,沒有問題,但寺方應該告訴客人維修的程度,以供客人定斷入或不入,而家卻似騙人,雖然只是區區的20元。

大貓導遊大昭寺

在西藏,有好多藏人(男女老幼都有)養狗,而且是拖着狗去轉經逛街,但養的不是藏獒,而是一些芝娃娃類的玩具狗,怪哉!養狗卻一定會打理,不少狗身形鋼條,毛污打結。但這不表示狗一方獨大,貓出沒的地方更顯尊貴,這就是寺廟。 不單布達拉宮有貓,其他好的地方都見貓蹤,如倉姑寺等,寺廟養貓其實好講功效,就是要貓捉老鼠,但對遊客如我而言,卻為這趟旅程添上意外驚喜。 去到大昭寺,第一個感覺是人多,多得好犀利,除了早上在大昭寺外帕囊轉經的人潮外,在大昭寺外叩長頭的人更是忘我,而排隊入寺內參拜的藏人,更是前胸貼後背,手持一支支盛滿酥油的保溫瓶,沒有不耐煩,有的只是期待。遊客不用與當地人一齊排隊,只需付上85元入場費,便可直接入寺,甚至是進入正殿亦可打尖。 大昭寺最重要的是釋迦牟尼12等身像,佛像是看到了,不但有點遠。殿內燈光昏黃,又不可拍照,人龍緩緩的繞着正殿內一個個小室轉,一個個小室,實在載不了虔誠的心,一佛一頂拜,一像一酥油。逛正殿,時間可長可短,我就看得不太久,反而戲肉在大昭寺二樓。 大昭寺二樓沒有不絕的人潮,著名的經輪隻鹿標誌亦在此處,遠方的布達拉宮清晰可見。這些景色固然動人,但最有趣的是大昭寺的貓全在這裏出現。 最初是一隻灰貓,妻去廁所途中見到牠。我獲悉後立即去尋貓,陰差陽錯遇見上圖那隻三色貓,慵懶的在陽上下睡午覺。為了尋貓,在大昭寺二樓四處轉,看貓之餘,轉到二樓大昭寺背後,這裏沒有鼎沸的人聲,偶爾一聲搬土工人的呼叱,一個個紅衣喇嘛步過,點點頭,微微笑,沒有一絲商業味,或許這才是真正的西藏。 可能上蒼知道我會病,臨走時又派多一個貓導遊給我。離開二樓的路好多,最正路當然是原路撤,但壞習慣使然,四處試,四處碰,不過不是每一條樓梯都去試。參觀完一個風光嫵媚的露天廁所後,竟有一隻金絲貓步下一條黑漆漆的樓梯,若沒有這隻貓,我肯定不會走這路。這個貓導遊帶我看的,不是甚麼佛像殿堂,而是疑似喇嘛職員的宿舍。生活就在其中,不是在干戈中。

食貓草

貓奴愛零食,供諸同好,自然為貓大人預備不少零食。上周日逛花墟,刻意去找貓草,這不是熱門產品,純粹看運氣,今次好彩,剛巧有貨返,買了一盆,承惠48大元。 貓大人之前都試過食草,不過那次是乾貨,新鮮的貓草都是第一次。兩隻傻貓對着盆草,茫茫然不知如何入手,玩了一大輪,還是要貓奴用較剪剪幾條草餵,好彩阿哥開始識直接咬草,遲啲應該會自己搞掂。 與乾貨比較,今次貓大人無乜興奮。上網找資料,方知道兩者有很大分別,今次的可能只是普通貓草(Cat Grass),而乾貨應是Catnip,兩者的差別,可以看下面條片。 我都好想貓大人一樣,忘掉所有不開心的事,只懂流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