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010 archive

俾貓騎

廿多年前養第一隻貓時,曾有人對我說:好彩你唔生仔,睇你養貓的方法,肯定縱壞哂個仔! 現今再養貓,妻經常話我縱容他們,我緊係唔認,至少他們咬電線會俾我鬧,玩到癲哂推冧嘢時會俾我打。當然好多時我都無乜所謂,好似以上相中時刻。 兩位貓大人細細個就有這個習慣,每逢我執屎清理屎盆時,他們必定停上我背脊,慌死我執得唔乾淨,又或者我偷佢哋嘢。以前細隻無乜所謂,而家愈來愈肥,好鬼有壓迫感。引而申之,只要我蹲下睇草、執嘢、縛鞋帶,他們都老憑跳上嚟,近期更誇,即使我企起身,他們都會嘗試跳上膊,最慘經常失手,無端在我背脊留下抓痕。 「橫眉冷對PK篤,俯首甘為貓兒奴」,這是我的心聲。

四個月

今日阿哥阿妹剛四個月大,入我家門則是兩個半月。 相比初入門,阿哥阿妹大了很多,特別是阿哥,愈來愈有份量,每次借我肚腩大脾過路時,實在不容小覷。這種力量,在他們瞓上身時更是誇張。 兩位貓大人愈來愈嗲,每次瞓覺瞓覺,只要貓奴坐低,必然例牌用你做床。阿哥更為變態,瞓上肚腩不特止,還要你用手輕撫,如果你偷懶,必定喵聲喵氣睥你兩眼,投訴你偷工減料。若還不改善,即對你施以頭搥──將個頭頂向貓奴個手或褸內,你不摸我誓不罷休,而且不準用一隻手,要用齊兩隻手才合格。如此變態貓,他日會否變本加厲,嘿嘿!無任歡迎呀! 即使醫生建議三月才開刀,但近日想提早幫阿哥淨身,不過有論淨身後貓喵嗰樣會不再長大,而且肌肉不會太發達,最重要是個頭不會大,所以都係等多兩個月吧!

Casper R.I.P

Casper是乜水?貓一隻,不過此貓最特別之處是識搭巴士。不幸的是,Casper早前過馬路時被的士撞死,司機更不負責而去,終年12歲。這個消息令全球的貓迷,同聲一哭。不是我小題大做,BBC都有報道。 一隻貓周街逛不是新聞,但識搭巴士,而且還是在搭同一條線,在同一個站上同一個站落就肯定是新聞。一隻有人養的貓可以周街逛,在香港是難以想像,一來貓未必有膽,二來貓未必有機會,三來貓未必認到路歸家。有人養又可以自由出入,真的羡煞幾許住在大城市中的貓同鄉,但我在東京曾見到街貓好肥美,不似無人養,怪哉。 當然貓可以野放周街逛,對環境有很大影響,一個英國製作的節目,就證實首當其衝是這個社區的雀鳥,始終雀鳥對貓有難以抗拒的誘惑。我家兩位貓大人,聽到鳥鳴就眼仔轆轆,見到雀仔飛過就撲到窗邊不走。 下面的片段見到Casper搭巴士的妙姿,唉!憎死不負責的司機。

文化與抵抗

相對薩依德(Edward Said)其他大塊頭巨著,《文化與抵抗》算是一本輕鬆的書仔──輕鬆是指閱讀時的腦力消耗,而非內容。《文化與抵抗》收錄他與美國傳媒人David Barsamian六篇訪談,最早一篇是1999年2月,最後一篇則是薩依德逝世前七個月,即2003年2月做的,當中第四篇〈恐怖主義的根源〉更是在911事件後兩星期後做的,在那個多事之秋,其巴勒斯坦人及穆斯林的身份,成為筆戰的風眼,這本訪談錄集中在其巴勒斯坦事務上的見解及堅持。 有關薩依德的巴勒斯坦見解,只要有看過他的著作便不應陌生,薩依德終其一生努力在西方世界鋪陳一個與西方媒體報道有異的巴勒斯坦。香港媒體對中東的認識,全是將西方觀點囫圇吞棗挪來照用,箇中歷史背景、恩怨瓜葛,也是西方的角度,難免以偏概全。其中一點就是猶太人為甚麼會在現在的地方上建國,有很多人立即聯想到聖經,但宗教歸宗教,政治歸政治,當時其實還有其他選擇,好似南美及非洲兩個地方,而在巴勒斯坦(這是指現今以色列立國的地方)上已有人定居,並非大家想像的空無一人或是居無定所的遊牧民族。在以色列立國後一連串戰爭,將在這處的巴勒斯坦人或自願或被逼離開自己的家,或流離海外,或棲身在迦薩及西岸這個大型的牢獄中。薩依德多翻強調一個返回家園的權利,「而根據世界人權宣言,把任何人驅離他們的出生地都是不合法的,而即使是他們主動選擇離開,也不能剥奪他們日後回返的權利」(頁116)。 書中有一節好有趣,David Barsamian問薩依德怎樣培養學生的批判意識,薩依德指出「任何帶有權威性口吻或話說得斬釘截鐵的印刷品,批判性的心靈都有責任去質疑」。他認為老師首要之務是提供資訊與知識,讓學生可以接觸到一些他們以前所不知道的事情;其次,教導學生怎樣批判性地閱讀,要把書放入脈絡,理解它是怎樣產生;第三,他嘗試向學生顯示,這些書是一個由理解、資訊與知識構成的網絡的一部分。薩依德的目標,是想讓學生明白知識與閱讀是永無止境,需要無休止地探問、發現與挑戰(頁117至118)。這對一些死讀書、讀死書的人如我者,是一個好大的啟示。 這本訪談集以《文化與抵抗》為名,估計來自最後一篇訪談〈在勝利的集合點〉,他如是說: 凡是政治認同受到威脅的地方,文化都是一種抵抗滅絕和被抹拭的方法。文化是「記憶」抵抗「遺忘」的一種方式…… 但文化論述還有另一個面向:它具有分析的力量,可以超越陳腔濫調,可以戳破官方赤裸裸的謊言,可以質疑權威,可以尋找替代方案。這些全是文化抵抗的軍火庫的一部分。(頁185) 每年六月我們都會喊「人民不會忘記」就是這個道理。 書中有一些事在香港新聞完全沒有提到,好似在美國對伊拉克發動第二次戰爭時,掛在聯合國總部入口一幅畢加索名畫《格爾尼卡》﹝Guernica﹞ 被蓋起來,以免令美國代表難堪,上網看罷資料覺得好過癮。 另外,薩依德推薦一張書單,如要了解阿富汗,可以看Eqbal Ahmad的書;至於阿拉伯人或伊斯蘭教的資料,則可以看Albert Hourani或Philip Hitti的作品,這兩位學者的書香港都有得買。

中國特色的社會

每日看新聞,覺得有些新聞匪夷所思,誇張程度比電視電影更離譜,在地大人多的神州更俯拾皆是。但仔細想,箇中又自有其因果。 這是因: 江蘇淮安市一個阿嫲在街上拾到1700元,老老實實的交給差館,事主有認領時說他遺失的是8200元,這個差額要阿嫲賠。事件更鬧上法庭,事發在上年11月,這便是大名鼎鼎的周翠蘭案。 這是果: 上年12月南京有兩個人在雨中發現地上有錢,他們亦好老實報警,與此同時又找了傳媒。警察囑咐他們將錢交到派出所,但前車可鑑,擔心物主反口指與原來數目不對惹來麻煩,情願在雨中等一小時,在警察及記者面前完成整個情序。這便是《路邊有一沓錢,要不要撿?》這單新聞還有續尾,就是一筆失款竟有11個「失主」,有趣! 這又是因: 06年11月南京一個阿嫲在巴士站等車時,被人撞倒,有人好心扶她及送她到醫院,甚至墊支一些醫院的費用,事後竟阿嫲告上法庭,指是被他撞傷,法庭一審判那個好心人賠45876元,這便是大名鼎鼎的徐老太事件。案中被告有上訴,二審在為了建設和諧社會及領導的關愛下,雙方接受法庭調解,至於內容則不得而知。 這又是果: 上周五杭州街頭有位阿伯倒地,因前車可鑑,有路人無動於衷,有人送衣問暖報警,但唯一無人做的,就是立即扶起阿伯(上圖)。 一個社會要富裕,說易不易,說難不難;一個社會要亮麗,更是容易,有錢就萬事好辦,但從來硬件是最易處理,軟件才是一切問題的癥結。曾經看過內地一些文章,說來過香港後覺得香港好舊,不及他城市新淨漂亮。不過,一個社會若沒有誠信及慈愛,再亮麗還是否人住呢?這些行為,是否忝為禮儀之邦、文明古國的後人?為甚麼一個社會如此非常態,究竟是哪個環節出錯,又抑或是這個社會病了? 內地是一個口號社會,當中以建設文明社會最令人莞爾,一個有數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現在竟然要建設一個文明社會,那麼是在甚麼時候喪失了呢?不過,獻花都可以是非法,這個社會不誠不信、不仁不愛就不奇怪了。

貓大人不怕醜

今日M來幫我搞Router,M太亦陪伴在側。他們都不是第一次來,但是第一次家中有貓,我視之為一大測試,因為M養了四隻狗,所以肯定是一身狗味,之前以為兩位貓大人必定避之則吉,怎知大出所料。 以前都有客人來訪,每次都是由大膽妹打頭陣,阿哥穩打穩紮,要熱熱身才走近客人。但今次阿哥一反常態,見到M生M太閃都無閃,還一臉興致盎然,阿妹更不在話下,左嗅右擦,忙得不奕樂乎。最最失儀的是,阿哥竟然跳上M的大脾,有冇搞錯,咁唔怕醜,究竟仲係唔係貓呀? 以為M的狗味會嚇怕貓大人,點知毫無作用,究其原因,估計兩位貓大人未見過狗,不知甚麼是狗味,故此毫無反應。嘿嘿!有機會讓他們見識狗的威力。 今日透過第三者的眼,赫然發現阿哥與阿妹的身形,差距愈來愈大,身高體重完全是兩個碼。理論上阿哥無食哂所有貓糧,唔通男仔真的比女仔大隻?

「狗」

有網站做了一個調查,指有74%的人愛狗,而愛貓的只有41%,最礙眼的是,不鍾意狗與不鍾意貓的比例竟然是4對26,有冇搞錯。 唔駛問我梗係撐貓反狗派,對於狗的評語從來只有一個:狗!至於貓,根本就是在一個不同的層次。 看見上面美聯社相中的貓喵,立刻想起家中貓小姐,阿妹都好鬼鍾意用後腳撐起,似足一隻兔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