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1, 2009 archive

貓綁匪

這個所謂貓綁匪,不是有人擄貓勒贖,而是我家兩位貓大人去做綁匪,肉參就是妻與我。 我家貓大人,有個習慣,若有人在廳必定不瞓自己的竇。每當玩得精疲力盡後,就會以人為枕搵周公。貓是聰明的,瞓覺策略也會人因而異,如果是妻的話,他們還比較客氣,只是倚着大腿,睡在胯下;假若是我,就老實不客氣,簡單的是在大腿上打圈,坐在膝上看風景,誇一點就跳到肩上(阿妹專長),恍如金鷹託世,而且愈來愈怡然自得,唔知有無機會特訓成一技專長,出去擺檔搵番啲米飯錢幫補。 不過,最最過份的是,他們愛瞓肚腩,奉旨似的瞓在肚腩上,還要你用手扶着,以免睡得不安穩。一隻剛安坐,另一隻則有樣學樣,而且愈瞓愈高,名副其實的頂到上心口。這都不是問題,令妻與我困擾的是他們太愛睡了,而且一睡就是個多鐘,見他們好夢正濃,實在不忍心走開擾其清夢,結果我倆便乖乖的坐了個多小時,好等兩位貓大人睡夠了,皇恩大赦,准你離席。這種行徑,與綁匪無異。 貓大人瞓到上心口,有另類收穫,發覺貓原來會發開口夢,真的!我無作大,他們在睡夢中會忽然喵喵叫幾聲,起初以為是他們睡夠快醒,後來才知他們發開口夢,相對其他瞓覺磨牙吞口水,這個最過癮。 是日貓大人三個月大,以此為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