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3, 2009 archive

八卦貓

家中有貓,習慣要改,簡單如坐在梳化飲啤酒食薯片都變成耍雜技,因為兩位貓大人都要分一杯羮。 每日睇草是必然的節目,近日個缸有點小問題,昨日蹲着看缸思索怎善後時,忽然膊頭一重,原來八卦妹又跳上來,又當我是死(物)的,而阿哥則穩重(或者叫怕死)一點,只是站在枱上喵喵叫,於是就有以上的畫面。 他們對門外的異響愈來愈唔驚,我就愈來愈驚──驚他們衝門,咁就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