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09 archive

貓與足球

早前講到兩隻貓見到魚雙眼就發光,其實令他們發狂的還有足球──電視中的足球。 阿哥對Plasma的影象特別敏感,特別是閃動的東西,足球便是其中之一。發現這個情況是在打FIFA10時,阿哥明明睡眼惺忪,仍會興奮的撲上Plasma前,左摸摸、右撲撲,想不到自家的貓兒,竟會幫對手,因為阿哥遮了Plasma的下半截,所有攻勢要放在上半截螢幕,但對手卻沒有這個顧慮,於是我防守時就麻煩多多。 今晚看西班牙國家打吡,阿哥又發狂,撲上Plasma前追波兼追人,只求就手,不分敵我,皇馬巴塞球員照拍可也。巴塞贏波,合情合理,我覺得最大功臣不是人波的伊巴謙莫域,反而是隊長佩奧爾,其一夫當關的功力,不可小覷。 阿哥今晚追得很開心,我亦看得好過癮,不過妻就有點意見,特別是看到Plasma上的小腳印時,我反而有點擔心,唔知抓花了Plasma,保養包唔包呢?

貓與書

家中有貓,生活截然不同,簡單如打開書寫Blog,都變得不簡單,有上圖為證。 話說寫《中東》那篇文時,將書攤在腳踏上,兩隻諸事貓也來參一腳──錯,應是參八隻腳,一個坐在書上,另一個則踩着劄記,瞪着一雙裝可愛(哎喲!真係可愛先啱)看你,於是千求萬請,求貓兒讓出片寸位置,好完成我的工作。 貓是諸事八卦的,看見鍵盤便恍似看見新玩具,非要在上踩箇夠本才心足,於是寫Blog時便要一眼關七,眼尾看見貓兒蓄勢待發,就要舉起鍵盤,無謂一個錯腳,踩了DEL掣就前功盡廢。 到此刻貓喵只是當書是椅,還未拿來磨牙,萬幸萬幸!

中文解毒

以前一齣港產片中有這兩句對白:唔滾唔知身體好,唔賭唔知時運高。看完這本《中文解毒》後,禁不住改寫成:唔刨唔知讀書少,唔寫唔知沙石多。 《中文解毒》的副題是〈從混帳文字到通順中文〉,細看全書,平時接觸的,真的是混帳居多,而自己寫的更是飛沙走石。陳雲狂鋤的先是洋化中文,不過插得最多的是共產中文,大陸中文的文法固然冗贅,但歸根究柢的是簡體字,陳雲認為簡體字一字多義的先天缺陷,無端令文章多了很多冗字。 平日接觸好多大陸文稿,日子有功,姑勿論一些內地的專用詞語,其又長又臭的寫法唔多唔少都會明白,但自己理解力愈強,愈容易讓這些文稿過關(自己懶改也是一個原因),有些突發稿情文並茂,先不論合不合理,但肯定是廢話一籮,虛字更多。政情稿更高難度,官方全是八股文一堆,這情況在台灣方面也一樣,首先各地有各自的政治生活術語,照字搬紙,讀者不會太明瞭,轉用香港地道用語,有時會打折扣。曾經有一個老細(仲是出糧那種),婉勸少用香港地道用語(當日用了「撻死」這個詞),他說報紙不只是在香港賣的,若用了香港地道用語,其他地方如東南亞、中台等地的讀者就難以消化。這是一個老報人的考慮,但我認為各地(次)文化是會交流的,廿多年前去大陸叫「埋單」是無人明白的,現在卻無問題便是一例。 陳雲反對共產中文,認為普通話的中文並不簡潔,反而廣府話更簡而清。另外,他堅持稱繁體字為正體字,這是一個政治正確的問題,他認為中文字以繁體為正,簡體是歪道,詳情可看書中的〈正體〉、〈簡筆〉兩文,但背後的精神嘛,就要看一看早前《蘋果》一篇陳雲的專訪。共產中文有甚麼問題,可以看〈共產中文「進軍」香港〉一文,便有詳盡剖析。 反對某個政權,有千萬個理由,可能是政治立場迥異,也可能是公義不彰,但文化上的敗德,影響更是深遠,更令人憂心。 此書可推薦給契女睇,即使她只有小五,相信早熟的她會睇得明的。

貓與魚

放工看草,兩隻諸事貓又要一齊睇,於是抱在腿上,看看他倆又有甚麼反應,結果好大路──反應雀躍。 不知是因為閃閃吓又會郁的東西,又抑或是貓的天性,阿哥阿妹見到魚真的是雙眼發光,頭岳岳,手摸摸,好似想食消夜。當然是眼看手勿動,但妻在養貓前發過一個夢始終縈繞我心,話說有朝早,妻笑笑口對我說夢到家中有貓,不過在缸中浸死了,嘿!黑色幽默。現在真的有貓了,要好認真處理,將缸另一邊都用卡紙封去,等他倆無機會跳入缸,夢境便不會成真。 話時話,缸中的魚見到兩隻貓會點諗?會否嘲笑兩隻蠢貓有得睇無得食呢?

中東──自基督教興起至二十世紀末

工作需要,亦是個人原因,對中東及伊斯蘭都好有興趣,好想知道三大宗教之一的興起背景、中東地區政治執拗的成因等等,這本《中東》就是一本不俗的書,它是一本通史,而且範圍清晰,集中處理自基督教興起至二十世紀末這段時間。 這本書分四部,其實可以簡化為兩大部分,將第二部〈先祖〉、第三部〈回教的初生和巔峰〉及第五部〈現代的挑戰〉合一,這部分是一個編年史,將中東地區由未有基督教時期到伊斯蘭初到貴境,繼而伊斯蘭茁壯,甚至稱霸一方,進而入主歐洲地區,這是前兩部的內容,而最後一部是講伊斯蘭不進則退,在東西現代化的競爭中敗陣下來,這正是現在看到的政治現狀。若說前一部分是這本書的縱軸,那麼第二部分就是橫軸,亦即是書中的第四部〈橫剖面〉,當中細析中東伊斯蘭社會各個層面,如經濟、菁英、宗教等。 講咁多不如由看緒論開始,緒論只有廿多頁,雖然唔算好長,但這是一個重要的章節,作者以一個咖啡室為伊斯蘭教的縮影,見微知著。先從一個歎咖啡的男子開始,他的衣冠、他的座椅、他看的報紙、他身邊牆壁的掛像等等,在在反映中東社會的改變,而這些「改變大多是源自外間世界,來自於與中東本地傳統大大相異的各個社會和各種文化」(頁6)。文化從來都不是一潭死水,從來都是互動的,但在強弱有別的情況下,改變自然會出現,作者如此評論中東的現代史: 中東地區的現代歷史,是一段快速而且被迫改變的歷程──來自陌生世界的挑戰快速進逼,人們則在這種進逼之下,被迫以不同的階段和不同的面向,做出種種反動、拒斥和回應。在某些方面,改變是徹頭徹尾的,也或許是無法逆轉的,甚至還有一些人希望能把這些改變推得更深更遠。然而在某些方面,改變卻是有限而膚淺。(頁27) 作者還舉了個例子,反映西方在伊斯蘭社會的強勢。強大的鄂圖曼帝國曾是伊斯斯的象徵,但經現代化的西方列強蠶食,不但領土上寸步漸退,在藝術建築等領域也被入侵,伊斯坦堡兩個著名建築Dolmabahce Palace及Nuruosmaniye Mosque都混合了西方的色彩,但問題是一個是王宮,一個是清真寺,兩者分別代表王權及宗教,但俱被西方文代入侵,可想而知伊斯蘭是何等弱勢,從中「彰顯了十九世紀改革目標的大而無當以及其方向的無所適從」(頁471)。 作者又分析,為甚麼自由與憲政無法在中東生根:自由和憲政體制的擁護者只限於一小撮西化菁英,在整體社會上並不具真正的支持基礎。不管在內涵和外觀上,它們都是外來的,因此在每個方面都使不上勁──它們無法喚起人們對於過去的記憶,也無法回應人們對現代的需要,又不能照亮人們對於未來的希望。最糟糕的是,這些思想在大多數阿拉伯人的腦海中,都和當下人們所痛恨的西歐帝國勢力聯繫在一起。(頁536) 看《中東》這本書,並不只是一本史書,歷史並不僅是過去的,鑑古知今,以史為鑑,千古不變,中東的情況不能是近在咫尺的地方嗎?

兩個月大

以針紙上的DOB計,今日兩隻貓剛好是兩個大,沒有甚麼慶祝,只是趁他們熟睡,剪指甲。 若以入門計,今日是第16天,這16天對我家也是翻天覆地的改變,對妻尤甚。經過這半個月相處,妻已較接受(忍受?)兩隻貓的存在,還可以讓貓兒靜靜睡在氈上。另一大影響是,用電腦、睇電視都麻煩了,只要兩貓瞓上來,人好似被點穴,寸步不能移,加上八卦貓對Keyboard好有興趣,搞到打幾粒字都好難。 人就喜多煩少,貓則開心到震,每次瞓在氈上都會咕咕聲,有人肉暖爐嘛!放題式餵養故然好,最鍾意是每日一餐奶,舐得津津有味,還有間中出現的零食,簡直發狂。 講回剪指甲,他倆的指甲實在太利,令我雙腿全掛彩,於是趁他倆熟睡剪箇不奕樂乎。剪完之後,樂事一大籮,之前兩個懶鬼跳上梳化都會用爪抓梳化邊借力,怎知剪完之後,抓不着梳化邊滑落地,又或者失剎掣力,這邊跳上去,那邊跣落來,勁滑稽。 今日放假,本是計劃睇波,利物浦對曼城,因為忙於剪指甲,結果四個入波,有三個是睇重播,吹漲!

Cat Massage

請先看以下一段文字: 1.將貓放在膝蓋上,輕輕撫摸使貓鎮定下來。 2.以大拇指輕輕按摩耳根。 3.輕輕拉起耳朵以揉搓的方式按摩。 4.以指壓的方式沿着後腦、頸部到第一節脊椎,來按摩貓的頭蓋骨。 5.大拇指以圓形旋轉按摩每一節脊椎的兩側。 6.用食指與中指沿着背部順毛推摩。 7.以旋轉的方式揉捏腰部、骨盆到尾根的位置。 8.輕輕拉着貓的尾巴數次,讓脊椎伸展放竹鬆。 9.用食指與大拇指按摩肘部。前腳的肌肉及腳掌兩面的肌肉。 10.手指併排平放,按摩貓的側腹。 11.大拇指及食指用指壓的方式按摩膝關節的韌帶、後腿肌肉。 12.以手指仔細按摩腳掌兩面,因為那可是攀附抓取地面的主要利器。(頁137至138) 自從養貓後,妻極努力去習慣克服家中有兩隻貓的生活,借了很多書從中學習,我當然認為紙上談兵,還是從實際接觸更有用。在妻其中一本書《新手養貓》內看到以上這段文字,莞爾一笑,這種按摩法,放諸我身上都舒服到冧,更何況是貓! 我都想兩隻貓幫我Massage,唔知幾時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