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30, 2009 archive

帝國:俄羅斯五十年

看瑞斯札德.卡普欽斯基Ryszard Kapuściński 的《帝國:俄羅斯五十年》,最好一邊開著Google Earth,因為書中有一連串地名等著轟炸你:Zabaykalsk(外貝加爾)、Chita(赤塔)、Ulan-Ude(烏蘭烏德)、Krasnoyarsk(克拉斯諾亞爾斯克)、Novosibirsk(新西伯利亞)、Omsk(鄂本斯克)、Chelyabinsk(車里雅賓斯克)及Kazan(喀山),若無地圖又怎知作者將你帶到何處了。上面這幾個地名只是西伯利亞路上一些重要地點,書中還有很多地方,全是香港傳媒少之又少提到的,好似第比利斯(Tbilisi)、耶烈萬(Yerevan)、巴庫(Baku)、阿什喀巴德(Ashkhabad)等等,這些全是中亞前蘇聯加盟國的首都,邊看地圖邊看書,至少不會迷途。書內是有一幅地圖,但其粗糙簡單,不看也罷。 《帝國:俄羅斯五十年》有趣的地方不是書中的地理常識,而是作者憑他專業的目光,以詳實生動的筆觸,將前蘇聯在分崩離析前後的狀況,鋪陳在讀者面前。作者的生動筆法可以看看推薦序便知道,我比較愛看他對前蘇聯的辛辣批評。 共產主義是如何被建立起來的?在數以百萬無家可歸、赤腳走在俄羅斯街頭飢餓孤兒的幫助下,史達林建立了共產主義;這些無家可歸的人偷盡所有東西,後來,史達林將他們全部放在寄宿學校。他們在那裏學會了仇恨,長大後,他們穿上祕密警察的制服,祕密警察用殘忍的恐嚇掌握了整個國家,這便是你眼前的共產主義。(頁157) 蘇維埃帝國的基石是暴力,和伴隨它而來、難以切斷的衍生物──恐懼(頁334)。 至於為甚麼這個帝國會步入歷史的塵埃,只因兩個原因:治療恐懼的特效藥大量出現,及進入資訊宇宙的旅程蜂擁而出(頁333)。 作者更犀利的預測是,在帝國頹圮後,之前廣袤的國土會出現三種「瘟疫」:國家主義傳染病、種族主義傳染病及宗教基本主義傳染病(頁268)。雖然他只是指前蘇聯加盟國,但這三種「瘟疫」又點只在那幾個地方出現。 極力推薦最後一章〈餘波盪漾〉,作者的見識,看透剎那瘴氣,幫俄羅斯把的脈都幾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