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 June 20, 2009

Jun 20

遮蔽的伊斯蘭

這本書看完了一段時日,看到近日伊朗的新聞,怱怱翻看一次,整理一些頭緒。 相對《東方主義》(Orientalism),Edward Said這本《遮蔽的伊斯蘭》平易近人得多。顧名思義,這書的主角是伊斯蘭,但這個伊斯蘭,是西方眼中的伊斯蘭,書的副題講得很清楚:西方媒體眼中的穆斯林世界。但我覺得英文書名更是有趣:Covering Islam: How the Media and Experts Determine How We See the Rest of the World。薩依德要評談的不只是傳媒,還有一大批「專家」。至於為甚麼中文版將Covering譯為遮蔽,而不是報道,序自有詳細解釋。 這書兩大主題都好吹引,一個是伊斯蘭,另一是傳媒的報道手法。一般以為傳媒是公正、客觀,其實這從來只是兒書上的傳說,不論中外,每個媒體都有自己的立場,只是你受不受。薩依德對西方傳媒報道伊斯蘭的手法,更是狠批得一文一值: 媒體對西方新聞閱聽者傳達的伊斯蘭教形象與傳達的過程,絕對談不上是天真或者務實的報道,而是使敵意與無知更為根深柢固。(新版緒論,頁97) 因為就像所有的溝通方式一樣,電視、廣播與報紙都遵守某些規與傳統,將事物以可理解的方式傳達。通常是這些規則與傳統──而不是媒體要描述的真實──塑造出媒體傳達的材料。(頁59) 媒體的目標諸如客觀性、真實性、寫實報道與精確性,都是具高度相對性的術語,它們表達的恐怕是意願而非可以達成的目標。(頁60) 薩依德對伊斯蘭世界在西方世界中被扭曲感到痛心疾首,而所謂伊斯蘭教,看似一件單純事物,其實卻是虛構加上意識形態標籤,再加上一絲半縷對一個名為伊斯蘭的宗教的指涉。而我感受最深的是,外人對這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認識太少,很多時流於表面淺薄,特別是去了伊朗一趙後,這種感覺更強烈。 伊朗在此書佔有很重份量,所有轇轕由美國德黑蘭領使館被佔領開始。伊朗的宗教政權得罪了全球唯一的霸權,於是鋪天蓋地的偏頗報道傾瀉而出,影響所及,全球的人看到的伊朗,真的是伊朗嗎?親身經歷,伊朗人不全是宗教狂熱分子,整個社會不只有宗教生活。一個活生生、有血有肉的社會為甚麼會沒有充分的介紹重視? 近日伊朗的風波,其中一個特色是,遊行示威被鎮壓的消息,全是當地人自己報道,雖然粗糙但真實,沒有外國人的有色眼鏡。假如,他日有關伊朗的短片圖片能持之以恒向全世界展示這個伊斯蘭社會的真貌,肯定比看美國的新聞來得真確及有心有肉。 題外話: 德黑蘭的高梅尼陵墓被炸,幸好只是入口有些微損壞。薩依德在增訂版中添加了對九一一事件的回應,他認為恐怖活動的邪惡在於,它會與抽象的宗教與政治理念以及過度簡化的迷思掛鈎,不顧歷史脈絡與理智。至於藥方呢,作者如是說:恐怖活動根源於不義,我們可以正本清源,使恐怖分子孤立、受到嚇阻、失去憑藉。炸聖墓,對解決問題無幫助,冷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