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8, 2009 archive

伊朗是平的

可能是巧合,但更似是命運,每個我出遊的地方都會有些動盪,或大或小,必有事發生。上年一月去了四川,結果五月有大地震;去印度之後,Agra就有市集爆炸;去尼泊爾後,大規模示威令九五之尊皇位不保。今次,輪到伊朗了。 現在的伊朗,似是進行一場綠色革命,但這個革命,外人不應太天真的以為是東歐、中亞等地般變色的革命。Mousavi與Ahmadinejad的分別並不是一種簡單的二元論,正邪保守改革的對比只會在電視肥皂劇中出現,我覺得當地的選民只是在一個好差及無咁差之間作選擇。 這場革命的主角不是兩個政治人物,而是千千萬萬捍衛自己權利的伊朗人,我到此刻仍對旅途中遇到友善、聰明的伊朗人給極高評價,即使大家的宗教不同,但有些價值、渴求是沒有迥異的,而他們在今次風波中展現的風骨,可令炎黃汗顏。他們善用互聯網這個工具,將當地的最新訊息傳遍全世界,國家機器如何箝制亦是徒勞。這亦是《世界是平的》其中一個重要論點,在互網聯下,國境已模糊了,世界已趨平坦。 這個情況亦發生在中國大陸上,在互聯網還未普及時,你以為鄧玉嬌會獲釋?成都巴士爆炸會如此圖文並茂?人肉搜查令貪官庸官公費旅遊官無所遁形?鐵幕既然生鏽了,惟有找個老翻的綠壩來,這類網絡警察能否奏效,拭目以待。 伊朗當地勇於嘗試,警告網民不要亂散播製造動亂的消息,並開始拆除衛星電視天線,藉此控制資訊的流通。這令我想起早前看過一齣伊朗電影《德黑蘭傷心街角》,主角就是幫人安裝這些衛星電視天線,在漫畫《我在伊朗長大》中亦有類同的情節,由此同見,這真是伊朗國情,跨越廿多年都沒有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