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4, 2009 archive

64.20

家有白事,諸事煩憂,方寸不寧,擱筆一月。 但,有些事有些情,即使是片言隻語,也要留下這刻感覺。 這段日子,奔波勞碌,看到某些胡鬧的新聞,雖然不想月旦,但不代表沒有意見,港大的前學生會長、曾特首等等的言論,實在太放屁。 今日放假,是早在一個月前安排好,只不過當時不知道六四後的一日竟是設靈日而已。坐在球場,百感交集,我沒有喊口號,亦沒有唱歌,其實即使不是在維園,我亦會以自己的方式去悼念。我坐在球場,只是希望表達一點,我沒有忘記,有些基本原則,不會因時因地而迥異,我堅持的,只是一點良知。而這點就是陳某人、曾某人放棄了。 還要堅持多久?我是一個悲觀的人,想起陸游的詩:家祭毋忘告乃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