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2, 2009 archive

畢業論文

早前執書,無意找到當年畢業論文,見紙張泛黃,於是重打一次,藉機再讀當年的功課,結果覺得慘不忍睹。 小時候作文,有一個壞習慣,勁喜歡用生字怪字,那時在字典辭淵左找右覓,就是要搵一些連怎樣讀都不知的僻字。畢業論文的名稱是《戴厚英「三部曲」的思想內容及其人物形象》,嘩!好似好勁,所謂的思想內容是講戴厚英書中的人道主義,於是當年找了很多現在一定不會看的書來解釋人道主義,唉!現在看一點都唔明自己講乜。將一堆文字堆砌起來,真難為當年審核這論文的老師。 雖然那份功課是堆砌青澀,但其中心思想卻沒有改變,就是對人的重視,或換另一個說法,是對非人的抗拒。人道主義中有一個好重要的元素,就是異化(Alienation),簡言之,人是一切的目標,而不是一種工具。在大陸政治運動泛濫的歲月,人變成整人的工具,而人非人的異象到今時今日亦舉目皆是,時代沒有進步,我關心的,十多二十年竟然仍存在,可悲。 講翻份功課,過了那麼多年,終於明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道理。其實這有點像女人細個扮熟女,老了要做小甜甜一樣,這是人必經的階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