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1, 2009 archive

孔夫子

這是今年看電影節最後一齣的戲,今年揀戲以伊朗、印度為主,另加一齣講大陸政治的片,其實還想看安東尼奧尼的《中國》,可惜它實在太長,睇完就無法上班,於是惟有割愛,轉睇《孔夫子》。 《孔夫子》講的是孔子當魯相前後,到他辭官去國,漂泊14年後回魯至辭世的一段生平,以為會有大量引用他哲學、《論語》的語句,怎知估錯了,所以妻不是太難消化。歷來稱夫子為至聖先師、萬世師表、素王等等,已被升上神枱,戲中其中一段無用的片段,說亂世的黎民盼望聖人降世,免其苦難,但亂世下的聖人,有甚麼作為?況且寄望一個聖人亦不切實際,制度上失誤,匹夫焉能力挽。 戲中除了孔子一角矚目外,子路更是搶眼,其中一段「君子死,冠不免」,幾時睇都是如此動人。戲中子路著墨不少,故此甚立體,若用回那段棄置顏回用貧的片段,顏回都會是一個甚搶的角色,畢竟顏回是夫子最愛的弟子之一。 片末有如此一段歌:孔子孔子,大哉孔子。孔子之前,既無孔子。孔子之後,更無孔子。孔子孔子,大哉孔子。送給同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