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9, 2009 archive

執書

早前心血來潮,執書整書單。結果發現,原來還有好多書失蹤了,亦有好多書未睇。 幾年前搬家時,曾話不會再買太多書,所以裝修時無造書櫃放書,點知這是一個很大的錯誤。現在的書,衣櫃放了兩大批,雜物櫃又有一大批,廳的枱底更多,左一堆右一堆,結果是有些書不見了,這些書應該是在屋內,但我不知自己放了在甚麼地方,惟有一步步找,一步步填好個書單。 最近發神經,每次去書局都是一堆堆書的買,一次儲足三個月的量,有點似師奶買定一大批罐頭,積谷防飢。其實真的無乜需要一次買咁多書,這似乎是一種病態。而且買錯書的頻率似乎亦有上升的趨勢,這亦是有好多書未睇原因。另一類未看的書,是朋友送的,不過數目不算多。 未看的書,相信終有一日會看的,反而看過的書,好多已忘了書的內容,所以極贊同郝明義《越讀者》中說,過一段時間重看一本書,會有一種截然不同,又似曾相識的感覺,而這是我會在網誌內寫書記的原因。 唉!有咁多書還未看,點算?我真的患有資訊焦慮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