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8, 2009 archive

茱麗葉愛可蘭

電影節場刊介紹是甚麼文代衝突,看罷這齣戲,覺得有一點點吧,但更多是婆媳衝突,而戲中的喜與悲亦是在此滲出。 一班伊朗麻甩佬由道貌岸然的老細帶隊,去曾被譽為中東巴黎的貝魯特開會,公幹為名,旅遊為實。地中海的主人翁半夜偷偷地去「搵食」,偶遇夢中情人──外貌甜美,又諳波斯話,兼尊重伊斯蘭文化,所以一見鍾情,三見訂情,先斬後奏成婚了,氣得老媽搥胸慟哭,這亦埋下婆媳水溝油的伏線。 茱麗葉真的愛可蘭經,愛得有點固執,愛得有點不近人情,於是氣得親朋戚友七孔生煙,激得道貌岸然的老細半暈,於是她的生活空間,無論是家是職場都滿是敵人。不過,最令她心碎的是其耳仔軟的老公,竟然不是同一陣線的戰友,甚至為求振夫綱,精神打擊這個過埠新娘,背後最開心的當然是婆婆老闆。沒有愛的家,惟有夜半留書遠走。 人是犯賤的,失去了多知道珍惜,於是千里迢迢到黎巴嬾尋妻,但貝魯特芳蹤杳杳,於是冒險轉去遭戰火蹂躪的黎南地區,終在廢墟中的清真寺裏見到愛妻,故事亦在此告終。跟住點?看官自己聯想吧! 文化衝突似乎講得太沉重,過埠新娘本身是一個文化轉變的象徵,一個文化移植在一個新的土化土壤,對舊文化(新娘本人)及新文化(男人的家庭等)都是一個挑戰,需時間去適應,文化之間不一定只有衝突,兩者可以互相滲透互相學習,更可以互相享受,好似茱麗葉烹的黎巴嬾菜便是一例。 我都好想一試黎巴嬾菜,香港有冇得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