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手榴彈的男孩

一念之差,幾乎多了一個「烈士」。

一念之差,幾乎多了一個「烈士」。

這是一個戰區男孩與他親如兄弟的驢子之間的故事。沒有那一頭驢,男孩不會越過爺爺千叮萬囑勿靠近的廢村,不會攀過山頭、越過哨崗,更不會差點做了小烈士,更更不會重遇失蹤三年的父親。所以這頭驢點只是父親遠行前所送的禮物咁簡單。

齣戲的早段拍得如斯如畫,雖然生活困苦,但男童一家安貧知足,惟有沉重的債務縈繞心頭,特別爺爺辭世,債不能再拖,啞母終要變賣家檔,死守家徒四壁的房子,除了是求一瓦遮頭,更重要是給遠遊人一個回家的指路燈。男童即使知道家中貧苦,但始終不捨親如兄弟的驢仔,百計千方討回,結果帶出戲的後半截,亦是戲名中的「手榴彈」的來源。

男童遇到驢仔的新主,他是一個行商,為了討回驢仔,男童不但越過爺爺叮囑不要靠近的廢村,更攀過高山,跨過兵哨,亦因為這個便利,被有心人用作偷運軍火的工具,還教唆他做烈士,用手榴彈襲軍營,就在擲出的一刻,竟然見到失蹤三年的父親在軍營內,原來烈士的天堂與俗世的團圓樂竟然是一念之差。

有人問男童他家附近的山是誰的產業,他問母親,母親不知;問行商,在嬉皮笑臉下是一顆睿智的答案──不是哪一個人擁有這座山,反而是山擁有我們這些人,有朝一日我們終會重歸這座山。對我而言,我只是想在這座雪山蹓躂。

題外話:從來對做烈士的人不抱甚麼惡感,因為一個人會做烈士自有其因由,但大前提是他(她)要了解自己的選擇,切切實實明白其前因後果。不過,戲中的男童幾乎做了烈士卻全不符合這些條件,簡單而言是搵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