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09 archive

德黑蘭傷心街角

很少看電影節的戲,今年心血來潮,想看印度及伊朗電影,於是拿著假紙,逐日夾那一場可以睇,昨日的《德黑蘭傷心街角》便是其中之一。 僅看戲名已有一定期待,以為可以重溫德黑蘭的風貌,若以此論戲,就有點失望,因為它不是一個旅遊節目,德黑蘭對兩個主人翁而言,充滿挫折.惟有家火璀璨的德黑蘭,才會比較平易近人,若以風景論,德黑蘭的夜景是我最大收穫。 撇除看風景這個要求,戲中兩個小人物在一個大城市討活尋愛情,搵食固然艱難,要半夜三更去調校鑊型衛星天線,始終犯法嘢唔好咁揚;相對搵食,找愛人更難,對身無長物的小人物更是難上加難,所以不管是25朵倒吊玫瑰,又抑或是87顆瓶中星星,都不過是朵朵失意,顆顆寂寥的烙印。 戲名翻譯是一個學問,英文名是《Lonely Tunes of Tehran》,很貼合戲中兩個主角的心情及生活,但中文戲名《德黑蘭傷心街角》好似稍欠不足,傷心就有,點解要是街角?兩個主角瞓街就有!

我想買這件T

英國《泰晤士報》報道,一名大陸博客突破封鎖,挑戰禁忌,在一篇名為《今年流行的T恤》中放了這張相片(右圖),只要你是有心人,將這件T上的羅馬數字VIIIIXVIIV拆開,便會會心微笑。 我不知這個網誌曝光後,還可維持多久,而相中的男子會否被秋後算帳,但竟然有個有心人,就好應該幫他揚開去,不過,唔知這件T是否一件商品賣的廣告? 封殺網站,似乎是內地當局的殺手鐧,他們以為封了就是眼不眼為乾淨,以為他們不想見光的人與事便沒有存在過,最近封了Youtube便是一例。其實有乜好封,以為真的睇唔到,西藏片睇不兩次都唔改變到現實,草泥馬之歌聽多兩次都唔會有乜損失。 昨日有新聞話上海將規劃成國際金融中心,新聞訪問當地人,好豪氣的說一定可以取代香港。要取代香港嘛,以現在的情況,硬件完全無問題,要贏香港話咁易,只要有錢就得,但軟件喇?若果大陸的軟件真的可以媲美香港,我都會好開心,不過這並非易事,至少在現今的體制下是好難的。 講番件T,該博客加了如此的註腳:不明白的好好琢磨,明白的什么也不要说了。一個地方要如此慎言,還是香港這個「鬥」嗡的地方好。

我個草缸

應承要影的相,遲遲未交出,愧疚! 與以前相比,現在的草無咁高,因為剪後草剪到火滾,實在無咁多耐性。木與石的位置有點改變,希望原本在右邊的長石無乜孤單。在矮石上的珊瑚莫絲快高長大,趁勢分家,其中一份放在橫亙的石上。長石前的稻穗曾經很茂盛,現在只剩下這一撮了。但數孤零零的,雪花最淒涼,一度極大堆頭的雪花,現在只剩下一株,可喜的是死剩種開始重生,再開枝散葉,一開三開五,希望他日盛況能再現。 至於矮石後的紅蝴蝶,是目前唯一的後草,真的好粗生,反而要它保持紅色更有難度,暫時只有加鐵條補一補。那亦是我想大執重鋪個缸的原因,下次要改用黑泥,但一想到重執的麻煩就拖得就拖。

LFC,勁!

這個星期真美妙,周中派了四隻蛋給皇馬,今日又拮紅魔四刀,哈哈哈! 贏皇馬有人會說是主場之利,但勁炒紅魔就有說服力了嘛!皇馬踢得真係差,中場無影無蹤,前鋒無供應自然無乜表現,而皇馬後防出名豆腐,對方攻力弱便唔多覺,但一遇到壓力問題就現形──中堅身位差轉身慢,左閘多錯漏,右閘有前無後,似鋒多個似衛,若非有個世界級鋼門,那晚點止輸四粒。當晚似西班牙內戰,兩邊都是國家隊門神,但一哥沒有無防掩護,結果慘遭蹂躪,相反國家隊大後備多得後防穩陣,整晚安然度過。 利記對皇馬的雄姿,今晚早期無乜,輸12碼前紅魔明顯佔優,謝老四踢到無形,最主要原因是無一個有腦的中場。利記現在打雙防中是最有效率的,馬斯查蘭奴搭沙比阿朗素就最好,一個破壞一個派牌,皇馬是被托利斯打倒及謝老四埋掉,但若沒有兩個防中高效率的表現,皇馬點會一粒都入唔到。今晚沙比傷了,只有馬斯查蘭奴,搭一個無乜信心的盧卡斯利華,破壞有餘,創意卻不足,結果前面兩個就踢得好沉,到輸了一個12碼就好鬼擔心。不過歷史是會重覆的,第一輸都是利記先失球,但最後勝利始終是利記,然而今晚比首輪贏得更早更多。利記打得最好當然是托利斯及謝老四,但盧卡斯今日都好稱職,對面嗰個乜雙料足球先生被嘜到無影,臨危受命的希比亞亦老而彌堅。不過,最要多謝的,當然是對面的維迪,無他點會有今晚的強姦。 一晚的勝利不代表有希望捧盃,利記餘下九場,還有幾場硬嘢,好似下場對維拉(第一輪好似是和波)及四月中對阿仙奴(第一輪都係和鬼咗),並於收鑼對熱刺(今季首場輸波),九場一分都不能失兼對面失分,才有機會問鼎冠軍,好被動。相反,紅魔還有十場,好似只有阿仙奴及維拉有骨,捧盃始終是大熱門。 利記今季對Big 4另外三隊,四勝一和,表現是近年最好,如果整季都有如此好表現,就不會落得如今被動的困境。盧卡斯若穩定一點,遲早可以上位。杜辛拿今周兩場都是由他埋齋,發覺他打翼好個打閘,不要再勉強打閘了。 賽前朗尼的惹火言論實在矚目,今晚之後,這個拖肥紅魔多一個理由「Hate」利記了。

咕咕也是貓

今日去看《咕咕也是貓》,是百老匯電影中心12:45,全場連我有七個人。如果是想看咕咕的話,就有點失望了,因為主角是小泉今日子,不是貓。 戲中有不少位令人感動,如與貓共浴、肥貓探病、門前迎歸人及抱住瞓,這些都是恨都恨唔到的情節。真的,如果在不見血的職場回來,家門前有隻貓在等你,實在是難以意容的樂事。 這齣戲應該幾難拍,有幾幕鏡頭要跟住隻貓走,要教幾耐、拍幾多次才會搞掂。片中的吉祥寺好似好有趣,有機會去走走看,另外那個看櫻花的公園,是否真的有那麼多貓呀? 這裏有《咕咕也是貓》的預告片,另外找到一個官方Blog,有很多可愛的圖片,可惜是日文,睇唔明!

趣聞三則

近日有三宗新聞看得啼笑皆非,亦感慨一樣米真的會養百樣人。 第一宗是在火炭港鐵站發生,一名狂飆的內地婦與夫口角後竟衝落鐵軌,而其夫又落軌與妻繼續火拼,從另一份報紙得知口角的原因是為在甚麼地方「血拼」而起爭執(呵呵,香港經濟真的要多謝他們了)。夫妻間爭執是平常事,雞毛蒜皮都可以是互片的藉口,但今次這個原因就好有新意,而最有趣的是他們勁片的模式如此驚天動地,更是大開眼界。 第二宗是在廣州發生,一名廿餘歲女子搭巴士投幣,因無零錢而要求車長找贖被拒,於是先而夾錢箱,繼而搶車長軚盤,令巴士撞欄,幸而無人傷亡。雖說太陽底下無新事,但每日看內地新聞都會有無限驚訝,這樣的事怎可能會發生,有常識常理的人都不會去搶車長軚,你以為你是看電影嗎? 第三宗則有趣得有點血腥,話說在北京有三個人爬完長城後走捷徑,漠視內有猛獸的警告牌,跨越圍欄,其中一人即被老虎咬喉奪命。真係好慘──我講隻老虎,事後被趕入籠遭監管,至於死者嘛,據同行倖存者口供,他們是有看到警告牌,只是不信真的內有猛獸然已。 這三宗新聞給我的感覺都好一致。做人直率總體是好的,但率性到如此程度,就變成胡亂莽為。有規舉等於無規舉,視而不見,知而故犯,死不足惜。 不要說我放大內地人的笑聞,講講一單走捷徑走出人命的法國版。話說一個里爾的粉絲,看罷球會打敗里昂後貪快走捷徑搭巴士,怎知在一個火車軌上被列車撞倒,結果賠上兩條人命。 由此可見,走捷徑及火車軌真的不可以小覷,這個組合隨時可致命的。

半斤點會有八両

放工坐車聽收音機傳來言首舊歌,感觸良多。 今日忙得人仰馬翻,已經忘了病了的人,只是全場最少工作的人卻長嗟短嘆,好似好多工作好忙,這才是最刺耳的。 從來認命,知道「就算有福都冇你享」,但給少少甜頭可以嗎? 《半斤八両》是1976年的作品,33年後再聽同樣有共鳴,是這首歌超時代,又抑或是打工仔在甚麼時間都是如此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