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009 archive

嚇死人的紅樓夢

剛在網友處看到這段片,嘩嘩嘩,嚇死人! 所謂嚇死人,不是片中的魑魅魍魎,而是其中的聒噪大觀園,若非早知是紅樓夢的片花,還以為是甚麼群鶯亂舞青樓恨的鹹片。怱怱兩分鐘,勉強可以估到誰是黛玉寶釵,雍容華麗、孤芳機靈的各適其份,但分不到誰是湘雲、誰是晴雯,遺憾! 鏡頭分場、拍攝手法當然比廿多年前的新穎,但希望不要過分追求美而流於黃金甲夜宴之弊端就好了!

700萬

香港人多幾乎是全香港人的共識,姑勿論大時大節在油尖旺銅鑼灣等地,即使是閒日的半夜三更在旺角,你都可以感到香港的人是何奇多,而且多到好似毋須搵周公,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誇張!但政府公布香港人口只是剛剛突破700萬,我仲以為是幾年前的事了。 細心看看數字,自然人口出生率依然偏低,而且當中有一個不少的比例是非港人子女,加上新移民,組成香港新增人口的骨幹。忽然想起CEPA(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rrangement),這個詞語應該改一改,China Export Population Accommodation更貼切現今的情況。 香港從來都是一個移民城市(不管是想來的還是想走的),我父母輩多是在內地出生,真正的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不過是這一、兩代,甚麼人組成這個社會並不太重要,最重要是如何令這些新增的人口變成社會的資產,而非負累。我父母輩當年還可以靠勞力,但今時今日已行不通了。

情人節有乜好快樂?

今日搭「校巴」時,聽到電台有DJ以情人節做話題,節目完時竟近乎失控的大叫「情人節快樂」,那刻真是冏了! 自問是節日盲,若非工作關係要做乜乜節日專題,否則不會理會,橫豎都要開工,有甚麼好慶祝。始終認為,月餅不一定只在八月十五才食,食稯毋須等端午。同一道理,若然你的情人一年只是在二月十四才將你拱如珍寶,就真的好可憐。 芸芸節日中,情人節可說是銅鈿味最濃郁的一個,若然經濟差會令這個節日返樸歸真,那麼金融海嘯都有一些正面效益。每一件事或每一份情,只要經過過份的吹噓就會變質,失去了原來真貌,母親節、父親節及情人節皆是此類。 難以想像有人會叫「盂蘭節快樂」、「重陽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