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08 archive

Warhammer Online

最近公餘忙甚麼?忙打機囉!打的就是Warhammer Online: Age of Reckoning (WAR)。 WAR是DAOC同一間公司製作的,其實聞樓梯響了一段時間,面世的日期亦遲了半年有多,但作為WOW Killer,它是值得期待的。公仔畫面靚已不是一個MMORPG成功的唯一因素,其創新的遊戲方式才是最重要的,WAR毋負粉絲的期待。 以往的MMORPG升級是為了打裝備或是打國戰(RVR),但打RVR無去到最高LVL就免問,無謂當點心嘛!但WAR有趣之處是,你任何LVL都可以打RVR,這還未計打KEEP的國戰。除了RVR外,還有做QUEST,這不是普通的QUEST,而是PUBLIC QUEST,兩者之間既是獨立,亦有重複,你還可以同時打RVR,正如M所說──好鬼忙呀! 今次例牌揀奸的,而且還是樣衰衰的Greenskin,角式是例牌的Huntingcat,叫得Hunting自然是揀遠攻的Squig Herder,片中那個被隻怪吞了後去打城的就是他了,夠樣衰嘛?

回復正常

擾攘半個月的拆渠,終於告一段落。 因為樓齡己有廿六、七年,老化實在難免,當中又以水渠最明顯,但當時的設計可能為求美觀,竟將污水渠埋在屋內廁所,現今要更換,工程就浩大了。 由於多年前曾大裝修,改了廁所的圖則,所以拆牆前先要拆自己加裝的櫃。原本是找了當年幫襯的裝修公司,皆因工夫好,怎知等了一個月報價,竟然在開工前十天說不接了,搞了一大輪才在屋苑內找到公司接,這已忙了一大輪。 阿公拆渠工程原本有四天(另有兩天是自己找外面的公司搞的),怎知拆牆後方知道樓上那戶人家竟然不肯換渠,當下晴天霹靂。一戶不拆,影響上下兩家,當中又以樓下的我最大鑊,拆牆後見到以前的鐵渠己生鏽甚嚴重,其中U型喉已穿了,現今上家不肯做,於是新舊喉的連接位便在我的廁所內,這即是他日有甚麼爆渠洩漏,我家就最高危,加上穿了窿的U型喉,真令人寢食難安。在拆後即晚那個U型喉就漏水,更是堅定我不砌牆的決定。這是有一定的風險,因為不知上家幾時才肯做工程,若果拖拖拉拉,一、兩個月亦不出奇,一期就有這個情況。不知是幸或不幸,拖了五日樓上終於肯做了。 做完阿公的工程,輪到自己的了。裝修佬是否有一個拖的特性?本來只需三日的工夫,卻硬要拖了五日,還不是慢工出細貨,而是好粗粗的工夫,砌磚的竟然紙皮石倒轉貼,要拆了重新砌;雲石揀了黑金沙,竟然會用白色玻璃膠黐邊,而且工夫好差,邊大邊細,當晚收工回家看完真是嘔血,那又要多等兩天收尾,唉! 工程這半個月,沙塵滾滾,馬桶拆了臨時裝回去,不甚穩陣,又無了洗手盆,極之不方便。而且每日都要八時許起身等工人出出入入幹活,結果這半個月極之缺乏睡眠,混混噩噩過日。昨日終於完工了,雖然整大廈的工程還未完成,還會有拆牆等噪音,但已毋須早早起床等門的苦差,加上大掃除後,不會再有身在垃圾堆的覺感。 日子終可回復正常,每晚都可以舒舒服服打機。

砵蘭街諸事貓

昨日到砵蘭街買磚(家中廁所裝修,煩極!這已是另一個故仔了),在芸芸的磚舖中,揀了其中一間,只因舖內有三隻諸事貓。 這三隻貓見慣大場面,人來人往亦面不改容,睡的睡,看街的看街。當我買好磚,打開BYOB時,阿旺與骰仔竟然八卦到爬入去嗅個夠,我笑著問老闆,是否買磚有貓送,真的話我就賺凸了。 先旨聲明,袋內無貓魚貓糧貓小食,我都唔明有乜咁好聞。

一個人住

剛收工坐「校巴」時聽到這首歌,感觸良多。 第一次聽這歌是十多年前在中甸(現在叫香格里拉,好陌生的名稱)一個旅舍中,當時被困在中甸,百無聊賴,又天寒地凍,於是窩在被竇,看著Channel V播這首歌。 有時雖然屋內還有其他人,但更多時候覺得只有自己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