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之後……

四川大地震已過了個多月,傳媒的視線已經轉了,大眾關心的亦變了。現在心緒沉澱下來,應多想想一些深層問題。

在萬眾一心時,所有事當然好辦,現在災後要重建,除了是硬件如村鎮橋路等外,還有如人心等的軟件,人心不是甚麼的心理治療,而是還在生者一個公道,以慰往生者的心靈。但觀乎近日新聞,這似乎不甚樂觀,先是趕絕NGO,後來是拘捕尋人網站主持,捂著別人的嘴是不能封殺所有不滿言論。最最令人難頂的,就是文棍的肉麻演出,謳歌黨的英明領導,唉!現在還會有這些搞笑的事。(聯想起《銀英傳》中的特留尼西特,一樣的不知所謂!)

大地震新聞中,最關心的始終是臥龍麃貓的情況。據昨日的新聞,臥龍開始加緊將熊貓分流安置,當中包括送往台灣的「團團」及「圓圓」。在網上閒逛時,看到這張,覺得呢位大帝好似搭順風車去遊車河般風騷。至於臥龍基地(上圖)則破壞嚴重,或者會永久放棄,他遷覓地重建。現在回想,一月旅行時怱怱忙忙一遊,又無留下來做一日義工,真的後悔!

地震時電子媒體當然獨佔先機,但現在要深入看地震背後的問題,文字媒體卻發揮其優勢。行書局時看到明報出了一本,而在大陸有兩本月刊都以專題形式出版。右邊的《華夏地理》是National Geographic的大陸簡體字版,它與台灣繁體字版最大的分別是其封面專題。不知是否其每期都有一個自己的專題,而今次的地震專題,只有三個故,當中以〈斷裂帶上的水電站群〉最吸引,看頁93的圖方知四川省內竟然有那麼多水電站。這個情況在雲南出現,於地震高危帶上有如此多水電工程,不知當時前期環評地文如何評估?當中又有沒有長官意志或貪瀆情況?

相對《華夏地理》的三個故,《中國國家地理》以短短兩、三個星期做起這個六月號,全是與地震有關。其封面大題是〈誰抽驗了中國的建築〉,僅是看題忍不住心悸,在書中一條說明是如此說:這次大地震,無疑也抽驗了中國人的良心。(頁65)《中國國家地理》與《華夏地理》一樣有地震的原因──龍門山斷層、印度板塊等等背景資料,同樣有預測地震的方法等,但《中國國家地理》做得最精采的是探討今次奪命原兇──樓房的倒塌,眾人心理有一個共同的疑問──為甚麼會如此容易倒下來?在這個題目下,有六篇文章,涵蓋大陸的情況及日本的標準,僅這六稿已值回票價。

《中國國家地理》與《華夏地理》不約而同地無揀地震新聞相作封面,講靚相,兩書不缺,但現在一個以地震震中的剖面圖,另一則是地震波幅線,各有特色,亦能脫俗。

題外話:
六月號的National Geographic有一個講石油的故,英文題目是〈World Oil〉,台灣版是〈石油告罄〉,而大陸版是〈極限油門〉,文章的大意與樓下《石油衝擊》是一致的,值得一讀。

後記:
看到下面這張相,心都實埋,無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