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製造:尋找現代伊斯蘭

看這本《伊斯蘭製造:尋找現代伊斯蘭》甚緩慢,中間夾雜了樓下兩本書,並不只是我心多,而是看《伊斯蘭製造》時實在太疲累。疲累的原因很多,一來厚,二來看得很辛苦,我估不是翻譯問題,而是原作者的文筆實在太「跳躍」,好難消化。

顧名思義,這本書的主題是尋找現代伊斯蘭,作者走遍東西半球,如埃及、摩洛哥、馬來西亞、沙地阿拉伯、孟加拉、伊朗、科威特、土耳其、印尼、以色列及作者的祖國──法國。雖然同是信奉伊斯蘭,但各國卻有不同的精神面貌,例如沙地的伊斯蘭與印尼的狀況便是迥然不同,即使同地區的埃及與土耳其都是兩個模樣,在如此多樣性下,卻將不同的伊斯蘭國家劃一,實在太粗枝大葉,但不論東西方媒體卻慣性簡化,結果經常出現「伊斯蘭恐怖份子」等名詞。

每次看到這些用詞,我都打回頭要記者執過,為甚麼將一個宗教與恐怖主義拉上關係,如果這是成立的話,為甚麼又不將愛爾蘭共和軍稱為天主教恐怖份子呢?《伊斯蘭製造》對這個問題亦有詳細的分析,在頁28他如此說:「我們知道狂熱主義遍及各處,而且二十世紀的歐洲意識形態曾帶給人類比後來恐怖主義所產生的毀滅還鉅大。我還要強調,恐怖主義者可能是伊斯蘭主義者,不過並非一定是;有些伊斯蘭主義者並不殘暴,況且很多恐怖份子根本不是伊斯主義者。」

當中要留意一些重要字眼:伊斯蘭和伊斯蘭主義。簡言之,「伊斯蘭代表虔誠,伊斯蘭主義代表對社會採取行動,保守主義則代表暴力:它們之間並不存在神秘的分野,這三個詞反而是模糊一團,往往視個人或集體的命運,悄悄地從這種情況轉化為另一種情況。」(頁73)環顧東西今古,為甚麼有些宗教會比其他的更易偏激暴力,有人認為是貧窮,窮困是滋生偏激的土壤,君不見巴勒斯坦的人肉炸彈,其實並不全是目不識的婦孺,曾看過一個訪問,一個死士竟是律師,他勇於去死並不是宗教的來生憧憬,而是今世的了無生趣,他的希望將來被剝削了。而貧窮的成因不是宗教,這只是一個政治制度落伍,未能配合社會發展的結果。但為甚麼信奉伊斯蘭的政府多是專制,除了數個靠石油發迹的國家外,多數都是經濟欠佳的,難道這又要歸咎於宗教。作者舉出土耳其及馬來西亞這兩個國家讓讀者思考,信奉伊斯蘭不一定是專制及窮困的,當然它們的成功亦不只因是伊斯蘭罷了。

《伊斯蘭製造:尋找現代伊斯蘭》的法文原名是《Les enfants de Rifa’a, musulmans et modernes》,直譯是《麗法的後代追隨者:現代穆斯林》,當中的麗法(Rifaa el Tahtawi)甚是出名,我真的孤陋寡聞,但我認為直譯可能更容易理解書中的核心思想。甚麼是伊斯蘭製造?搲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