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9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Day 7 小摺Off Road

出發前在庇護所拍張宣傳照,管理員說會放在他的Fb的。

在庇護所內食早餐,留意背後的汽水機,是Camino特別版。

單車旅行,各適其適,有人即場找路,驚喜不斷;有人事前規劃,安心穩陣。我是後者,因為這不會浪費太多時間在找路上。現今網上有不少資源工具,令事前規劃更趨容易,但虛擬畫線,有時差之毫釐,謬以未必是千里,但至少會有點麻煩,有點勞累。

上一篇提到,從Sarria往Santiago de Compostela約有100Km,所以不少短程朝聖者便以此為起點。規劃已決定將這百多公里分兩日踩,加上路途大致平坦,所以毌須太匆忙趕路。六時許起床梳洗時,已見大房差不多人去床空,我們滋油地在庇護所食早餐。昨日逛超市時已買齊料——大袋麵包、大支果汁,有肉有罐罐罐頭,除欠一杯熱飲,其他必食得飽飽,出發時已近八時了。

Sarria出發,若然跟朝聖者走,起初一段鄉村路,看Google Street View知是小屋樹蔭,好不怡人,不過之後要駁一截路卻沒有Google Street View,擔心路況不佳,那時再走公路便會兜了一個大圈。計算一輪後,橫豎都要兜路,不如在出發之初便踩公路,路程雖多了一點,但相信可以用速度補回。我們首先從庇護所的市外圍進入市區,再從北邊離開,在一個街角處見到指示牌,發現當地都是將步行的朝聖者與單車客分開,他們走他們的鄉村徑,我們踩我們瀝青路,在LU-633用力上山。

從LU-633轉入支路,起初路況一切正常……

……怎知愈踩愈走樣,最後變成小摺off road。

終於擺脫爛路,但已偏離原本規劃的路了。

順風順水便接回朝聖者的路,在這個分岔位便有不同的選項。最初規劃時由Google自動選路,是一條沿着LU-633踩的路,很正常、很正路的選擇,唯一的問題是這並不是朝聖者走的路。翻看其他資料,知道朝聖者是走這條穿梭鄉郊村落的支路,而在Google Map中見到是有路可踩的——即使是Google沒有建議,Google Street View亦沒有顯示。左思右度,決定踩入支路,希望可以徜徉鄉郊村落、呼吸清新空氣。怎知我計算錯了。

離開LU-633的初段,路況正常,朝聖者亦絡繹不絕,以為一切如早前一般,去到Peruscallo後一個分岔位,有位大叔說了一句Buen Camino,很主動的指示我們向左走,雖然不是我們規劃的路,不過以為會很快接回原本的路,所以不以為然的跟着大叔的指示踩。

拐了一個彎,路況忽然轉差,由碎石路變成半邊大石板,半邊小溪澗,心中雖有點愕然,但認為會很快駁回好路,所以咬緊牙關又抬又推過溪,終於勉強可以踩了,方發現已接回規劃的路,即以為的好路根本沒存在,心中一寒,前路雖是甚爛,但不能走回頭路,勢成騎虎,惟有繼續踩下去。

好不容易接回車路,立即上Google Map找,發覺要轉出大路甚麻煩,惟有硬着頭皮繼續原本規劃的路去。車路極短,爛路極長,這段路較之前的更爛,有一段路是完全被水浸透的泥漿,見到車軚全陷入爛泥中,後來我將車放在路旁草叢,回頭幫妻推車,甚至要妻拆下頭袋,她孭袋,我孭車,才可以較易捱過這段路。這段路對小摺是絕對不宜的,只有MTB才較易應付,當日我們真的見到一隊MTB駛路,而且還是輕裝上路,他們沒有行李,都要踩得甚吃力,所以我們推推抬抬都很正常吧!

又有一段車路,終於可以真的踩車了。這段車路的盡頭是Morgade,從Peruscallo到Morgade的2.5Km,我們用了近45分鐘。這裏的庇護所人氣甚旺,可能是這段路對朝聖者亦不是易應付,所以不少人在此歎茶小休,更見到幾個昨日與我們住同一間庇護所的南韓人,我們起身時已不見了他們,可想而知他們是多麼勤力及快速,真令我汗顏!

離開Morgade又是一段off road,幸好這段off road不是很長,很快駁回車路,不過已遠離規劃的路,無所謂,只要方向是對的、只要是落山的便無問題,終於依傍湖泊的Portomarín已在眼前山下了。在一個分岔口見到不遠處的朝聖者,看到他們走的路好似還可以,思索應否走他們的路之際,一輛私家車停在我們身旁,司機叫我們不要走朝聖者的路,指之後有一段路單車是走不到的,囑咐我們繼續踩車路。出門遇貴人,當然要聽話,跟着車路踩,發現竟然是原本規劃的路。

好不容易來到Portomarín,休完息再踩20km上山路。

半路遇到如綠州般的餐廳,當然要大快朵颐。

好不容易終於到達Portomarín,從Peruscallo到Portomarín的16Km,踩了2小時20分鐘,從Sarria出發到Peruscallo只是踩了約24Km,進度比原先估算大大的落後。原先規劃的午飯,是在20Km外Ventas de Narón的一間庇護所,而這20Km是另一段上山路。之前那段off road不但花了不少時間,而且飲了不少水,又無法補給,現今要上20Km斜路,真的很擔心呀!

在Portomarín休息補充體力,又與一個單拖上路的巴西女車友合照後便繼續上山路,雖是上斜,但馬路寬敞極之好踩。俗語云:柳暗花明又一邨,踩了約10Km竟然見到路旁有一間餐廳,感覺恍如沙漠中見到綠州,二話不說、毫無懸念,即刻停車開飯。在規劃時這20Km斜路是完全沒有補給點,所以才將放飯地點定在上完斜的庇護所,現今突然多了一間餐廳,當然無任歡迎,回來再查看Google Map,發現餐廳在2012年的地圖上已存在,這樣的錯漏當然無所謂。

這餐在Gonzar的午飯,自然不會虧待自己,牛扒、薄餅等等少不了,飯後更要食甜品定定驚,補夠水亦補夠體力,對下半晝的旅程忽然疑慮盡掃。首先是餘下的10Km上斜,心情輕鬆地完成;去到N-540的迴旋處,依着規劃小心的轉入另一條村路,這時終於回復正常——正常的路況、正常的節奏。

食飽飯,心情靚,有餘暇拍照了。攝於N-540迴旋處附近。

庇護所內的小黑板,首次出現香港。

不過,上半晝不正常的狀況太嚇人,所以我們決定下午的路段,不管原本的規劃,只會在大路踩,絕不轉入支路小路。於是剩下的路程便會努力「集郵」,這段連接N-540與N-547的支路,有不少小村落、庇護所,補水「集郵」甚方便,而且沿途有不少樹蔭,路況與上午天淵之別。其中在Ligonde有一間庇護所很有趣,它位處村尾,我們到達前已遙看一大班朝聖者圍着一個小提琴手在門前跳舞,好不熱鬧。

在庇護所小小的大堂內有一塊小小的黑板,給各地的朝聖者報上自己的原居地,「香港」竟然是第一次出現,意外驚喜!其實我們肯定不是第一批到這裏的香港人,只是不知甚麼緣故他們沒有留下簽名,但這小小的虛榮夠我樂上一陣子。與庇護所職員閒聊時,他們對我們以小摺朝聖甚感驚訝,更借小布來試踩,玩得不亦樂乎。

Melide的庇護所,無意被我們包下了大房。

晚餐當然不會虧待自己。

去到N-547後,我們心有雜念,直剷去Melide,用了約1小時踩近20Km,下午五時許便到Melide。原本想入住位於市中心的旅館已客滿,於是四處找落腳地,有些旅館沒有五張床,有些則太雜亂不想住,找了半個小時,惟有踩回入市的地段,找了一間聲稱供單車友入住的旅館,只有兩間大房,我們揀了其中一間,起初都預咗有其他人會入住,怎知主持安排其他人先住滿另一間大房,最後變相我們包起了一個可住二、三十人的大房。

我們當然不會放過任何逛街的機會,雖然安頓後已近六時,不少店舖已關門,但仍有些店舖營業,至少我們在一間皮具店收穫甚豐──妻與T竟然買了一雙手製皮鞋,天啊!還有一天要踩車,怎麼安置雙鞋?

大城食晚餐選擇多,我們揀了一間食八爪魚的專間店,除了八爪魚外,還有聖子、燒雞、沙律,以一頓豐盛的晚餐補償今日的辛勞,實不為過矣!

Sep 19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Day 6 踩贏大車

出發時天仍是一片靛藍,而且還凍入骨。

在朝聖路上,無論是步行的朝聖者,抑或是踩車的異國車友,對我們的小摺甚是好奇,可能他們認為小輪不能作如此長途的旅行,況且沒有支援車,行裝全在車上,全車近30kg,又怎能踩得快?嘿嘿嘿!我們又不是比賽鬥快,用小摺看世界也許會更精采,而且小摺也有快的時候,特別是上斜!

今日摸黑在Villafranca del Bierzo出發,六時許去車房取回單車時,天還是一片靛藍,街燈仍勉力綻放暈黃。見到愛車仍健在,心頭大石頓然放下,將車推回酒店,放上行裝,用白開水伴送SOYJOY後便出發。小鎮仍在熟睡中,靜悄悄的恍似只有我們五人,穿梭石板路,依靠河畔山腰的支路走,那時已見到不少朝聖者比我們更早出發。拐了一個大彎,駁回N-VI幹道,兜這一個圈,是避開一條隧道,況且兜圈可令坡度不太犀利。N-VI是依傍着高速公路A-6,今日上午會與A-6形影不離,因為不少時間我們會在A-6的高架路下經過。

鄉村小路,路邊放滿伐木。

食早餐,一杯熱飲暖入心。

踩了約一小時,到達Trabadelo,見到一間餐廳在路旁,有朝聖者坐在門口,於是停下來食早餐。早餐還是老模樣──酥餅、牛角包、朱古力冬甩、法包,最重要是一杯熱咖啡,在這個寒冷的早上,一杯熱啡暖身,感覺特別好。

補充體力後繼續上路,仍是沿着N-VI,踩了不足半小時便跟隨朝聖者的足迹,轉入支路N-006A,這段路已經不斷的上斜,有幾個位甚是陡峭。途中我們一對踩協力車的外國男女車友,他們狀似甚為吃力,當然喇,車那麼重,家檔又全在車上,但旅程毋須急躁,一步一步終會到終點。

若然是踩車,其實是毋須轉入N-006A,因為之後終會駁回N-VI,但轉入支路一來貼近朝聖者的路徑,二來會多一點人氣,經過Ambasmestas、Vega de Valcarce等小鎮,方便補給,三來沿途多點樹蔭,無咁曬。重回N-VI亦是今早最惡啃的開始。

公路的高大橋躉,提醒我們仍有一段路才到頂。

見到這個路牌,Pedrafita do Cebreiro便在不遠處了。

這段N-VI幾乎是在高速公路A-6下,A-6的高架橋腳經常在眼前出現,這些動輒十多層高的橋腳提醒我們還有多少斜要踩,有幾個位真的幾乎要下車推。好不容易來到一個位,我們竟然會高過A-6的路段,這份滿足感真的很大。踩多廿多分鐘,便到達今早另一個大站Pedrafita do Cebreiro。

Pedrafita do Cebreiro是一個交通要衝,所以規模不小,但我們沒有入鎮,而是在外圍一個大停車場小休,去廁所、吃小食,補充體力後便繼續上路。如果昨日的十字架是今趙第一個高點,那麼今日便要挑戰兩個高點,路狀有點似麥記的M,而今日第一個高點便在Pedrafita do Cebreiro不遠處的O Cebreiro。

終於到達今日第一個高點O Cebreiro。

O Cebreiro的餐館,地方靚,上菜慢。

沿着LU-633向上踩,以為只是4km,理應很快踩完,結果要近50分鐘才到達海拔近1300米高的O Cebreiro。到達今日第一個頂點,自然振奮,嘻哈拍照後,便兜入O Cebreiro。最初只是想看這裏的草屋頂建築,怎知先入眼簾的是兩輛大旅遊巴,毫無異議這裏必然是一個熱門旅遊點。草屋頂建築找不到,反而見到一座很有味道的石砌教堂,我們分批入內參觀,單車泊在教堂外,反而變成一個景點,不少人對我們以小摺上路嘖嘖稱奇。其實只要經常踩車,事前有詳細規劃,加上志同道合的好友,踩車旅行殊非難事。

O Cebreiro除了有教堂外,還有餐廳及售賣紀念品的小商店,雖然那時還未到12時,但我們仍決定早點開飯,順便可以血拼血拼,旅行點可以只得踩車,食與買都很重要嘛!可能當地人習慣,亦可能是餐廳實在太缺人,我們與眾多光顧的朝聖者一樣,要很有耐心的等待上菜,我們點的菜已不複雜(當然亦沒有甚麼複雜的菜式可點),奈何餐廳人手實在太缺了,食客急也急不來。話分兩頭,我好似亦見不到有哪個食客急,或許朝聖者的心態已與其步伐同步了。

Padornelo是今日第二個高點。

食完飯、拼完血後,繼續下午的行程──更用力的行程,目標是M字另一個高點,這段路看似簡單,踩時才發現地勢起伏,這段路真的斜得要命,不但我們叫苦,一些踩大車的外國車友還比我們辛苦,所以我們也能「超車」,雖然對方「眼甘甘」亦只能目送我們先行一步了。

去到Padornelo終於大致完成今日的上山路,可以享受又爽又驚的下山路了。經過昨日的磨練及爆軚,今日的路況明顯較易,筆直寬闊的馬路,斜度亦沒有昨日般陡峭,一字以敝之:爽;奈何昨日才爆軚,無論如何仍要勒着單車,在收放之間開始漫長的下山路。

這段路仍有一小段上斜, 發生今日,甚至是整個旅程最有趣的事。不知何故,這時忽然多了很多車友,有一對男女,及一隊四人的巴西車友,他們全是踩MTB,但在這條上斜路中,大車不見得有優勢,J仍是一貫的帶放,巴西車隊只能埋頭慢踩,我們更是遙看他們。至於最後巴西車隊能否趕上,就不得而知,因為之後便是近14Km的落斜路,我完全是「食塵」。

鄉村小路恍如單車徑,爽!

一路順風安抵Renche,來到這裏小休片刻,之後其實可以繼續沿着LU-633,直往今日的目的地Sarria,但找資料時發現這段路有多個版本,而共通點是不再走LU-633。我自然以此規劃,只是踟躕走哪一條路,終於決定在Renche走一條村路駁上LU-P-5602,原意是希望不要只是走大馬路,兼且可以欣賞異地鄉郊的風光,怎知我計算錯了。

首先,這一小段村路極之陡峭,斜幅之大,連J都要推車,短短2Km路要多次落車,真的估不到呀!其次,以為可以欣賞鄉郊景色,規劃時竟忘記我們之前已在鄉郊踩了多日,在審美疲勞下,多美的風光也沒有動人的感覺。不過,幾次推車換來之後約13Km的鄉郊路,四個轆甚為稀少,即使是審美疲勞亦不能抹殺其令人心曠神怡的景色,加上是爽爽的落斜路,約一小時後便到達Sarria。

庇護所這間八人房被我們包了。

Sarria逛街,收穫甚豐,全是明日的早餐。

晚餐不會虧待自己。

進入Sarria後,見到旅館庇護所便入內查看,不是已客滿便是不合心意,在抵市中心原本規劃入住的地區前,見到一間頗新的庇護所,雖然單車可鎖在貨倉內,但能夠包起一間八人房,於是拍板住下來。

安頓後仍是陽光璀璨,當然不會浪費時間,逛街去也。之前曾說過若要在終點Santiago de Compostela拿取Camino的認證,便需要至少步行100公里、或踩車騎馬200公里,而Sarria距Santiago de Compostela約100公里,所以不少人便以此為起點,作一個短期約三、四天的朝聖之旅,由此亦可見Sarria不是一般的細小城鎮。

欣賞一個地方有很多方法,我的方法是去街市──不是甚麼觀光市場、遊客夜市,而是實實在在、當地人光顧的街市。我們在Sarria雖無去街市,但超市卻不會錯過。普遍而言,沿途庇護所附近,必定有一些商店辦館超市,讓朝聖者補給生活必須品,在Sarria的超市便見到不少入住庇護所的同路人,他們多是買料如麵包、凍肉等,回庇護所開餐。我們亦有樣學樣,不過是預備明天早餐。

我們的晚餐幫襯一間貌似甚有歷史的河畔餐廳,偶遇昨日在十字架見到的韓國團,原來我搞錯了,他們不是韓國人,而是會講廣東話的加拿大人。他們過來搭訕,自我介紹時煞有介事的說:我們是加拿大人。他們是參加了一個英國教會辦的朝聖團,7日走120Km,邊走邊坐車。朝聖有很多方法,各適其適。

今日拍片不是特別多,但有些片不能刪剪,惟有分兩集推出。強烈推薦看第二集,J沒有入鏡,因為我追唔到佢。

Sep 09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Day 5 終於爆軚

踩車會爆軚,似乎不可避免。

踩了個半小時,才在這間旅館兼餐廳食早餐。

早餐少有的豐富多花樣,食飽再出發。

單車旅行有趣的地方是,即使事前規劃如何仔細詳盡,永遠有些情況是不可避免,其中之一是爆軚,問題只是爆多少次,及哪一個中招。今趟旅程很幸運,只是爆了一次軚,而中招的則是我。

每朝早都是例牌的早起,今早只是食了一條SOYJOY,七時許便出發。其實單車旅行早睡早起,不會懶床,貪早不摸黑,生活節奏比香港上班放假時還要規律,這或許是做運動的意外收穫吧!不在旅館食完早餐的原因,只是希望爭取早上不太熱的天氣(事實是有點凍),踩多一點路,特別今日是整個行程的重中之重──挑戰行程中最高點。

離開旅館,穿過兩旁滿是矮灌木、紫野花的田野,車路旁是泥路,已有三兩成群的朝聖者。若然講規律,我們遠遠不及這些朝聖者,見到他們孭起大大的背囊,我們的馬鞍袋顯得輕鬆。昨日進入Santa Catalina de Somoza時,其實已離開主幹道,轉踩LE-6304,今日繼續踩下去,途中經過一些村落,靜悄悄的躺在晨光之中,只見村中的教堂鐘樓頂,一個個鸛鳥巢顯得特別搶眼。

踩了約一個半小時,到達Rabanal del Camino,見到旅館便停下稍息食早餐,這個早餐算是豐富了,有雙蛋煙肉薯條、番茄意粉,及我的至愛──西班牙蛋餅,餐後還有朱古力酥餅,夫復何求!我們坐在戶外用餐,看着之前被我們超越的朝聖者陸陸續續到埗,有些與我們一樣,解下背囊小休,亦有人繼續上路,其步速真令人佩服。

這張相甚有「the making of」的味道,請看短片1分12秒位置便會明白。

外國車友見到小布,都會回頭另眼相看。邊過話細車不能踩長途?

Foncebadón上有個草屋,甚是有趣。

進入Rabanal del Camino,其實等於駁回主幹道LE-142,這段蜿蜒山路,似難非難,坡度不大,只要有耐性,不急於短線衝刺,終會上到山頂。邊踩邊欣賞兩旁的風光,一簇簇紫紅的野花,點綴在鮮黃的小花中,煞是好看。

在攻頂前還有一個休息點Foncebadón,在這要衝之處,當然有一個庇護所讓所有人小休,放水的放水,寬衣的寬衣,連雪條都有得買,夫復何求?這裏還有一個有趣之處,就是不少當地驅車至此,然後整裝,或三五成群,或扶老攜幼,行山去也。若然香港有如此藍天綠山,暖日清風,我可能會多一點行山吧!

從Foncebadón到山頂不足3Km,路開始有點巉峭,而且七人車、十四座等開始多,代表這個地方除了朝聖者外,還是有不少旅行團的重要景點。真的!這裏很重要,對每個朝聖者而言,在Cruz de Fierro的十字架,是一個毋容替代的地標,因為每個人都會在這裏放下一塊石頭,在電影《The Way》中主角於十字架下有這段禱文:

Dear Lord, may this stone a symbol of my efforts on the pilgrimage that I lay at the feet of the cross of the Saviour, weigh the balance in favour of my good deeds that day when the deeds of all my life are judged.  Let it be so.

我們各自在香港帶了一塊石,放在十字架下,宗教信仰嗎?非也!也許是依從走在這條朝聖之路上約定俗成的儀式,作為在這條路上努力的印記。我們真的很努力,相對其他踩大車的世界各地車友毫不偷懶。今日先後遇上不少車友,有全副身家放在車尾的車友,又有換了Road Bike、將行裝放在支援車的楓葉女子隊,亦有相信是主場地膽的車友,總之今日會覺得吾道不孤!

「聖殿騎士」的補給站,門前的路標,甚有特色。

落山途中見到一個庇護所,單車木杖水葫蘆,一網打盡所有客戶。

在十字架逗號留半個鐘,便開始落山。有些人很享受落山的快感,但我較喜歡上山的感覺,因為無論怎麼斜,慢慢踩終會到頂,落斜於我有點「激」,特別是負重的時候。J、C及W一馬當先,而我則殿後,小心翼翼地在山間拐過一個又一個髮夾彎,這段路雖然不太寬闊,但幸好不是太多車,而且視線仍算開揚,可以望到遠方有沒有車,情況較容易控制。

剛離開山頂不遠處,有個頗有趣的地方,據聞有一個自稱聖殿騎士的朝聖者搭了一個簡陋的建築物,在此住下來,門口有指向全球各地的路標。日久變成景點,不少朝聖者在此短休「集郵」,巧合這是一個彎位,有些單車友落山時遠遠已大聲呼叫路人小心,若非地膽又怎會知道有人在這個彎位聚集呢?

Molinaseca河畔餐廳,善用所有空間,橋底都用來擺枱。

Ponferrada的唯一記憶──壯觀的城堡。

好不容易到達El Acebo de San Miguel,大約是落山路途的一半,不少朝聖者在這裏的餐館進餐,若然要渡宿一宵,這裏亦有多間旅館供選擇。讓單車的車胎掣煞稍為散熱後,我們繼續下山之旅。

之後的路段環境有點不同,早段還在群山間盤繞,現今視野更為開揚,因為一邊路旁是直落河谷的斜坡,所以更要小心,結果要其他人在Molinaseca久候。Molinaseca是一個頗有規模、倚河而建的小鎮,為朝聖者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支援,我們在一間河畔餐廳食午飯,這餐廳看似頗出名,不少當地人專程驅車來光顧。我們亦不會虧待自己,有魚有肉有甜品,一點都不刻苦!雖然陽光有點猛烈,但坐在戶外邊食邊看流淌的河川,始終是賞心樂事,忘掉之前的落斜,亦忘掉之後的路途,食飽再算罷!

離開Molinaseca,已是少少上斜,多多落山,以為飽飯夠力就沒啥問題,但意外永遠在你意料之外。在一段落斜時,忽然發現前軚「生仔」,急急煞停,在路旁空地卸行裝、拆前輪、剥外軚,發現外軚已磨蝕穿透,致令內軚凸出,幸好及時發現放氣,才能保住內軚,但外軚已Total Loss。好彩出發前獲 神賜我一條後備軚,否則旅程要提早結束。事後將磨穿車軚的相片傳給 神, 神回了一句:你條軚重霉過我換軚好簡單,但出發前將氣泵留在馬德里,而另一支氣泵跟了J,惟有急急聯絡走在前面的J,讓他輕騎回來,我才可以繼續旅程。

原來J是從Ponferrada踩回來救我的,Ponferrada是繼Astorga之後一個大城鎮,但時間尚早,我們只是匆匆掠過,只記得該地有一個很壯觀的城堡Castillo de Ponferrada,及難得一見的繁忙街道。

途中一個庇護所,牆上大大個的貝殼,焉能不拍下來?

Villafranca del Bierzo這所旅館的房間不合心意,最終幫襯對面的酒店。

之後我們沿着LE-173踩了約50分鐘,到達Cacabelos,這亦是一個較大的城鎮,我們穿梭巷弄之間,在一個庇護所Albergue municipal稍作停留,「集郵」順道參道其住宿設施,但這還未是今日的終點。

今日的終點是約50分鐘路程外的Villafranca del Bierzo,我們到達外圍時,首先去找庇護所,奈何已客滿,於是推車落石卵路,往鎮中心去。在鎮中心看過兩間旅館,一間因為房間不好所以無揀,另一間則較新淨,雖是€65一間雙人房,都是值得的,而且洗衣乾衣只需€8,還有店東代勞,二話不說,無謂再四處頻撲,惟一要挑剔的是,單車不能入房,要放在約一分鐘路程遠的車扆裏,我們將車重重連環鎖起,希望當地沒有人識貨吧!

這間旅館位處市鎮的廣場邊,對面便是多間酒吧餐廳,放下行裝,便去祭五臟,薄餅意粉八爪魚,總之不會虧待自己,今晚好好休息,預備明天繼續上山。

Aug 29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Day 4 意料之外

朝早出發時,氣溫僅得攝氏零度。

Plaza Mayor的水果檔仍在預備中。

身為專業飯桶,這些早餐又怎會飽肚呢?

食完早餐,街上仍是靜悄悄。

旅程即使事前如何詳盡規劃,去到實際環境,總會有一些估不到的狀況,意外永遠是意料之外嘛!如何刻服這些狀況也許是一個考驗,亦是旅行的一種樂趣。

又是一個晨咁早起床的日子,收拾行裝,他們在房中推出暖笠笠的小布,而我則在後邊取回餐風飲露的雀仔,還未食早餐便於約7時45分便出發,這刻的氣溫竟然只有0℃,破了我踩車最低溫度,旧東海道雖然寒冷,但出發時最低都只是6℃,幸好今次已有預備,除了神之羽絨外,昨日無意買下的保暖衣,今日大派用場,之後的日子更是不可或缺。

今日第一站當然是兜去León的地標──主教堂。經過Plaza Mayor時見到有攤販預備開檔,當日是周六,可能是墟期吧,不過時間尚早,攤檔還未擺好,更何況有客上門。在主教堂拍完照、影完片便繼續上路,經過市中心商店街,與昨日的熙熙攘攘,更顯今早的冷冷清清。踩了約5分鐘,才在一條貌似商住大廈林立街上,好不容易找到一間已營業的酒吧,二話不說,泊好車立刻祭五臟。酒吧可選擇的不多,仍是咖啡、鮮榨橙汁、三文治及牛角包,很~沉~悶呀!

AP-71上看到這個可愛的獅子朝聖者。

我們推車上去,J嘗試搵另一條好一點的路。

踩完了這段泥路,便到達Chozas de Abajo。

食完早餐,踩了約20分鐘5km便離開León,駁回N-120,但過了La Virgen del Camino便轉入支路,兜了幾個圈,從一條頗少車的支路往AP-71踩,駁上LE-5522,經過Fresno del Camino外圍後,又是一大片起伏不大的丘陵地帶,沿途都見到不少朝聖者,清風送爽,距離食早餐約一小時便到達Oncina de la Valdoncina。

找資料時,知道Oncina de la Valdoncina有一個檔攤,檔主供應一些果汁、小食,亦有一些特色紀念品,更可以「集郵」,但檔主沒有標價,只是任人捐獻。我們亦遇到他開檔,幫襯了一支果汁,原來這是先甜後苦的前奏。

休息後一個拐彎,竟然看到一個上斜泥路,朝聖者三三五五、毫不遲疑的走上去,我們反覆看GPS,肯定沒有弄錯,惟有咬緊牙關踩上去。後來回想,規劃時已知道有這一段路,只是規劃了太多太久,驟然看到實景才嚇了一跳,相對之後「那段路」才真的要命!其實在Google Street View看得到的實景,路況有一定保證,所以這約5km的泥路,還算容易應付,踩了約半小時,終於見到瀝青路的LE-5533,那麼Chozas de Abajo已不遠了。

Villar de Mazarife這個庇護所的海盜船極有趣 。

楓葉女子隊有專車接送。

沿路都是一望無際的田野,去到Villar de Mazarife見到有庇護所,「集郵」之餘,順道小休,參觀這所庇護所時見到一隻好似《海賊王》的千陽號,不知是否海賊王的粉絲呢?

踩了約30km,去到一個分岔口,行前面的J及妻見到電塔鐵柱上的黃箭嘴指向左邊,很直接跟着走,這次又走錯了,因為我沒有揀選這段石仔路,而是兜入La Milla del Páramo。這段路約10km,兜了一個「之」字型彎,無辦法,若規劃時已知道有石仔泥路,又有其他選擇,我情願走一大段瀝青路,路雖遠卻以速度補救,例如這段,左右是朝聖者所走的路,雖然較短,但是乃石仔泥路,而向前走雖了兜一個大圈,卻是平坦的瀝青路,所以我走了後者。後來我們在CL-621會合朝聖者的路口,遙看一隊MTB從朝聖者旁出來,不同車種有不同玩法。

此時烈日當空,距離出發的León已踩了約40km,開始找地方食午飯,沿途幾個地方不是不合心意,便是還未有午餐供應,最終在Hospital de Órbigo外圍一個油站旁的旅館餐廳可以停下來進餐,其實這間餐廳的選擇亦不多,我們幾乎掃清其tapas。當我們埋頭大食之際,竟再遇見楓葉女子隊,起初以為她們都是食午餐,但見她們在外邊等候,原來有一輛車來接載她們,終於確定她們是參加了一些單車朝聖團,之後我們亦有再遇見她們,當時已換了另一款單車,原來參團會因應不同環境,有不同單車可供選擇,中途還有車隨時接送,貴一些都值!

往Astorga途中,烈日當空,食八仙果回氣。

在House of the Gods山下有一個銅像,完全是朝聖者的心聲。左邊的是真的水龍頭,可以補水的。

食完飯做足防曬功夫,在烈日下繼續上路。下午的行程乏善足陳,沿着N-120前進,唯一一點值得一提,如果事前沒有規劃,便會很容易從N-120直入高速,又或是直往Astorga。我們有點不同,T找資料時點名要去Astorga外圍山頭上一個十字架,只知道其名字是House of the Gods。找了一大輪,終於在Google Map上找到這一點,於是在規劃時要提早離開N-120,今次沒有重蹈昨日入León時踩過籠的覆轍,在落斜前轉入小路,後面又有兩個車友,他們遲疑了一刻,最後亦在House of the Gods見到他們。

House of the Gods可以俯瞰Astorga一帶平原,見到有旅遊巴停在附近,估計這處是一個熱門觀光點,不少朝聖者在這裏短休,我們亦不例外,拍完照便落山。原本是瀡落山,但發現路面是鋪石卵,所以還是乖乖的推車吧!

進入Astorga有一條跨越火車軌的橋,甚為出名,之前看資料時有香港朋友大罵這橋的設計是磨人的,特別已是油盡燈枯的朝聖者,因為這條既要行人,又要過單車,所以是之字型設計,來來回回兜了幾層,我反而覺得幾有親切感──從大埔踩往粉嶺必經的「波波橋」,都有類似的計,加上踩在一排排的車聖者旁,感覺真的好有趣。

規劃中本是在Astorga中過夜的,所以入城後見到有旅館時,已入內問價看房,其中一間旅館打開門時,見到一班大叔在玩牌,吞雲吐霧,煞是壯觀,女士看完房後認為性價比不高,於是再找其他旅館。首選當然是找庇護所,Astorga是大站,從其庇護所可兼辦朝聖者護照中可見一斑,庇護所是多層建築物,人特別多,而且我們算是遲到捗地的一批,所以可以揀的床位不多。之前已算自己已過弓睡大房的年紀,對這個熱鬧的環境實在吃不消,惟有繼續找。

我們踩去市中心,問了多間酒店旅館,全都客滿,邊找邊踩,逐漸離開Astorga,於是把心一橫,繼續向前去。雖然那時已四時許,陽光仍然很猛烈,這種恍似茫無頭緒般找,以較極少出現。去到Murias de Rechivaldo問了幾間旅館,不是客滿便沒有五個床位,惟有繼續找。在這些旅館內,無意見到一張尋人啟示,內容是找一名杳無音訊、姓氏外貌似是越裔的女子,所以即使如何安全友善的地方,仍要保持幾分警惕,最好還是結伴上路。

不過獨行有獨行的樂趣,我們在這段路竟遇到一名巴西獨行女車友,她向我們問路,我還自忖她竟如此大膽,不熟路仍做獨行俠,心理狀況必定很強。

Santa Catalina de Somoza入住的旅館,從住到食都不俗。

離開Astorga後,已經是上山路,這段路斜度還算輕鬆,只是烈陽似還未肯放過我們,從好處看,在光天化日下趕路,始終遠勝摸黑找落腳地。但這段路仍是規劃以外,找床位的心理壓力始終不小,最後在一個半小時到達山中小鎮Santa Catalina de Somoza,甫入鎮見到一間連酒吧餐廳的旅館,知道有位,而己是雙人房,二話不說,即刻卸下行裝,單車則到鐵鏈鎖在旅館後門,人就盡快梳洗,趁太陽仍有餘熱洗濯衣履,飯前還有時間閒逛這個蕞爾小鎮。

 

Jul 20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Day 3 León半日遊

邊踩車邊遊覽,才是單車旅行的真諦。

 

兩層高的庇護所,下層餐廳,上層寄宿。

踩車旅行,究竟主菜是踩車,抑或觀光?之前多次規劃,已盡量平衡兩者,我始終認為,一趟旅行不是只有一個個不同地方的景點,踩車的過程亦是旅行的一部分,別人或許用其他工具接駁不同的景點,而我卻用單車將每一個點連貫,點與點之間都是一個個景點,途中必會有意外驚喜,環台是如此,旧東海道亦是如此,相信今次朝聖之路亦不例外。

早睡早起似成了踩車旅行的生活時鐘,大家六時許已分別起床梳洗,等樓下餐廳開門,早餐又是牛角包、朱古力酥、蛋糕等,飲的又是橙汁、咖啡、朱古力,肚子真的好空虛呀!八時起行,又是一個陽光璀璨的好日子。

Reliegos只是一箭之距,離開這個小城鎮後,繼續踩昨日的LE-6615,但今早的朝聖者明顯較昨午多,踩了廿分鐘到達Mansilla de las Mulas,入鎮第一眼是一個在廣場的朝聖者銅像,銅像旁有一個水龍頭,街角則有一間規模頗大的庇護所,於是拍照的拍照,斟水的斟水,「集郵」血拼的各忙各,那時在El Burgo Ranero過夜的比利時車友已追上來了,踩MTB的真的快腳呀!

公路上這個指示牌,應該怎樣解讀?

休息了約半小時繼續上路,離開Reliegos不久便接上N-601,這是一條交通繁忙的幹道,車雖不至於絡繹不絕,但絕不稀少,不過路旁的空位極充裕,司機也很禮讓,所以沿途亦很安全。這十多公里路除了車多,另一個特點是愈來愈旺,例如經過Puente Villarente時見到一個有泳池的旅館,之前看一個台灣朝聖者的博客,她提到曾遇到一個有泳池的庇護所而提早休息,可以想像到在炎熱的時節,有泳池的庇護所、旅館是有很大號召力。

愈接近León,N-601兩旁愈旺,而且普遍是一些車房、車行陳列室、小型工廠等,去到一個迴旋處,更見大隊警察荷槍截車搜查,我們幾架小摺當然直行直過,這應是全程旅途中唯一一次看到那麼多警察。在N-601踩了約14km,來到一條更交通繁忙、車速更快的幹道LE-20,怎知立即出事了。

這段LE-20是落斜路,León大教堂已在眼前,有斜路當然爽爽的落去,但問題是我們毋須在如此繁忙的公路旁走的。按規劃應該在N-601與LE-20的交接位右轉分叉路,從支路入León,奈何這條筆直的斜路太誘惑,瀡之而後快,我們發現走錯路時已在落斜中,惟有慢慢煞車,幸好之前已將附近的支路記著,知道有另一條小路可以兜入León,故此公路瀡過籠有驚無險地解決了。這裏有一個小插曲,當時有兩架單車尾隨我們落斜,齊齊發覺走錯路時,亦跟隨我們轉走支路,避開這段繁忙公路,所以跟車不要貼呀!

與比利時車友合照,背後的帳篷可以「集郵」。

甫埗León,見到合適的庇護所便入住。

庇護所內,右上是我們住的六人房,左下是大房的碌架床,右下是洗衣乾衣機。

入城後原本計劃是走一條石橋的,但有路人提點我們走另一邊,原來該石橋太狹窄,不宜踩車,而在石橋左邊公園內有另一條行人步行橋,回看石橋風光更是明媚,更奇遇的是又見到比利時車友,當時我們正在一個宣傳單車安全(這個題目全球通用)的類似民安隊帳篷下「集郵」,比利時車友忽然在後面出現,今日大家的行程實在太輕鬆,寒暄一番,他又試踩小布,大為驚訝,連「民安隊」亦來八卦一番,這個時間當然謀殺了不少菲林。

告別車友,過橋轉回主路,踩不足十分鐘便到了一個大迴旋處,這裏已是León市了。我們見對面馬路有一間頗新的旅館,於是過去看看,與昨日一樣,老闆讓我們包起一間三張碌架床的六房,只是收我們每人€10,這裏雖然離市中心還有一段距離,但有單車代步,並不是問題,況且放入行裝,輕車上陣會很輕鬆,故此無謂再花時間入城找。今日我們只踩25Km約2小時40分鐘,算是旅程中最輕鬆的一天,因為閒逛León是其中一個大節目。

我們卸下行裝時還未夠11時,但已見兩名洋漢坐在大廳吹水飲啤,忽然見郵局職員拿着兩個大背囊入來,原來他們速遞了背囊,故此才能行得如此快捷。其實昨日的庇護所的牆上有一個招紙,都是說及這些速遞服務,價錢不得而知,但要用這個服務,我覺得要有兩大條件:一、語言溝通,若非西班牙語或法語,我估會雞同鴨講;二、這個又與第一點相關,你必須知道當晚在哪裏住,又能夠與速遞公司講得清清楚楚,所以這個服務我們只係得個恨字。

León半日遊第一站──Plaza Mayor。

León主教堂前邊睇人潮邊歎咖啡。

盛裝的楓葉女子隊,令我們眼界大開。

卸下行裝,踩去市中心觀光,突然覺得單車好輕。León有一個大城市應有的人潮車龍,市內的交通是我們這幾日所見的最繁忙(馬德里是例外,當時還未有機會在馬德里內踩車,所以無得比較)。去到市中心Plaza Mayor León,廣場四周很多店舖仍未開,拍照後便去León主教堂,今次半日遊León的重點。始終單車貴重,所以我們分批入教堂參觀,教堂內固肅穆壯觀,坐在教堂外的露天茶座,觀看熙來攘往的人潮,更是有趣。

離開主教堂,去參觀另一個教堂Basílica de San Isidoro,之後便在教堂對面食午飯,陽光璀璨,在餐廳的太陽傘下食西班牙飯、羊架、沙律,忽然有三個洋女子與我們打招呼,起初以為只是熱情的路人,後來才知她們是楓葉三人組,她們不但除下頭盔、單車衫,最誇張的是她們換上盛裝及高♦跟♦鞋,難以想像她們的馬鞍袋內會有這些傢伙!為甚麼她們能夠如此靚女,而我們卻如此sportive?

在體育用品店內掃貨,櫥窗內的右邊公仔所穿的短袖衫,原本那件長袖已被我們買下了。

León掃街,店內右邊的全是薯片。

飯後繼續市內的景點,Parador de León是其中之一,這個已活化成酒店的古蹟,仍有一部分劃成博物館供公眾免費參觀,我們將車鎖在門外,不過可能是我疑心大,見到一對男女狀似遮陰,但我直覺卻不大有信心,於是催促各人早點離開。酒店旁有一條石橋橫過Bernesga河,在河邊拍照後,便兜回市中心「逛街」。

在一條人山人海的購物街中,又見到比利時車友,只見他與三五朋友在酒吧的露天座位吹水飲酒,可見León是人人必停的大城市。但有時刻意去找未必找到,無意間卻有天大的收穫。J需要一條大毛巾,所以我們經過一間體育用品店時便入內逛逛,意外地見到櫥窗公仔有一件長袖貼身保暖衣,一試合身,於是一人一件,連公仔那件都不放過。幸好找毛巾變成順便買保暖衣,在之後的行程,這件保暖衣成為不可或缺的戰衣(相信以後亦是外遊必帶的衣物),否則隨時凍病。

買菜回庇護所自煮開餐。

開餐已是晚上九時許,偷懶半日慢慢歎。

入住庇護所時見有附設廚房,所以在街上逛完後見不到合心意的食肆,於是決定今晚在庇護所自己煮。回程途中經過士多,買了一些蔬果、罐頭露筍、紅酒,之前在廣場附近的商店買了一些火腿,發覺還欠一些麵包,T又發揮強勁的記性,記得之前經過麵包舖,於是兵分兩路,一批回庇護所沖涼,一批輕騎去買包。

其實在庇護所沒有甚麼的煮食,只是將買來的蔬果洗淨,麵包切件,還懵懵地食了別人的牛油,反而上次旧東海道試過在民宿附近信步去買料打邊爐,今次朝聖之路的晚餐卻沒法熱辣辣,但同樣是一個異地旅行中特別的經歴。

不過,庇護所有兩件事值得一讚再讚,我們每日例必洗衫,況且這裏有洗衣乾衣機,各收€2,價錢公道,最重要是店長幫我們將衣衫從洗衣機轉去乾衣機,毋須我們煩惱,正!第二,幾隻小布摺好後,可以放入房內,讓人睡得安心,而我的雀仔則鎖在後園,要餐風飲露,苦!

Jul 04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Day 2 無限可能

出發前合照,泊在酒店前是速遞公司的車。

Frómista的教堂Iglesia de San Martin。

難得與比利時車友合照。

南韓朝聖者很熱情啊!

昨日的旅館,雖不是高床,至少有軟枕,一宿安眠,質素勝過前一晚的庇護所,證明自己已不年輕。早餐亦是昨晚的餐廳,與不諳英語的女侍應溝通,用世界語言──Body Language補救,萬無一失,況且早餐的選擇甚貧乏,一條長麵包分開三、四份,再中間劏開烤一烤,以三數塊薄薄的火腿及包裝芝士伴碟,另加一杯熱咖啡。我們見其他朝聖者點了一件蛋糕,有樣學樣,食了一件,還是覺得肚子很空洞。

食完早餐,順便取回單車,收拾行裝,約八時許便出發。第一站是去旅館附近的教堂、亦是這個城鎮的中心Iglesia de San Martin拍照,然後去遊客中心背後的街頭水龍頭取水,嚴格而言,這是第一次在街頭水龍頭取水,入鄉隨俗,一樣飲得安心。取水時又遇上比利時車友,聊了數句便分頭出發。

離開Frómista後,沿著P-980踩,這段路特別之處是朝聖者步行的路就在公路旁,這條步行的路極易認,除了行得甚平滑的碎石路面外,還有在路兩旁矮矮的石壆,壆上有朝聖之路的貝殼標誌,我們看這個石壆都好興奮,立刻停下來拍照,怎知自己反成為拍照的目標,有一對從南韓來的朝聖者與我們合照。亞洲面孔的朝聖者不多,而芸芸少數東方朝聖者中,又以南韓人為大多數,甚麼原因令他們來這類朝聖?難道南韓的天主教徒特別虔誠?

踩了約半小時到達小鎮Revenga de Campos,又遇上比利時車友,他與其他朝聖者對我們的小摺甚感興趣,好奇如此細小的單車怎可能踩那麼長途,有朝聖者甚至試坐小布。人永遠有很多先入為主的觀念,自我設限,劃地為牢,不知道其實自己還有很多可能,至少踩小摺去長途旅行不是匪夷所思的事。

竟然帶著驢子去朝聖。

進入Carrión de los Condes前有一幅醒目的壁畫。

庇護所內的修女幫我們蓋印。

幫襯當地的市集,一嘗新鮮的生果。

這個大貝殼,陪伴我們走完這趟旅程。

P-980是一條雙線公路,間中有些大型拖拉車、旅遊巴外,恍似是一條筆直的單車徑,兩旁是一望無際的田,絕大部分朝聖者都是與我們同一個方向進發,但間中會有人逆方向而來,更甚者見到有人牽著驢子上路,可能他們是從Santiago回程吧!踩了個半鐘約18Km來到Carrión de los Condes,這裏比Frómista還要大,入到城鎮中心,在街角一間cafe見到昨日遇到的楓葉女子車隊在歎啡,而我們的目標是在教堂背後的Albergue Parroquial Santa María del Camino,這當然是每日「集郵」的必備節目。庇護所是由一群修女管理,我們蓋章時亦是由修女負責,據悉,如果入住這庇護所,晚上可能要與修女一齊祈禱做崇拜。

我沒有入庇護所,反而對外面的市集極感興趣,攤販售賣的全是日用品,如生果、衣履、乾貨等。我一向認為要了解一個地方的民生,街市夜市魚市場必是最佳選擇,當然冠上「觀光」者例外,正如去台灣高雄只有初階者才會去六合,若要地道的味道必然去瑞豐夜市,而今趟西班牙之旅亦有去逛街市,以馬德里為例,逢遊客必去的,不一定比地道的有趣。

在Carrión de los Condes最大收穫,不在市集,而是一間買手信的小店。我們從出發前到昨日為止,都很想買大大的扇貝大貝殼──朝聖之旅那可能沒有這個必然象徵物呢?T發揮一貫掃瞄本能,煞停車隊大肆搜購,小飾物、扣針、布章、頭巾等無不放過,令人意外的是,論戰鬥力的,妻竟不及J。一輪搜購後,大貝殼即席登場,掛在車尾行李上,沿途多日都在璀璨陽光下,綻放刺眼光芒。

心滿意足的離開Carrión de los Condes,在城外不遠處見到一座宏偉的建築,只知頗有歷史,回來找資料才知道是Real Monasterio de San Zoilo,當時只是直覺很美才停下來拍照。離開這座已變身酒店的修道院不久,便與朝聖者分道揚鑣,我們沿N-120出發,而不取道PP-2411,若跟朝聖者繼續走下去,數字上是踩少了,但從google street view看,這段碎石路反會令行程因快得慢,現今雖然拐了一個大彎踩了20Km,但公路路況良好,車速反而更穩定。

兜這個圈,花去了一個半小時,途中順風順水,更偶遇四架單車在對面線駛過,不知他們是當地車友,又抑或是完成了朝聖之路回程呢?在Calzadilla de la Cueza與朝聖者再度匯合,這裏有一間頗具規模的旅館餐廳,最深刻印象莫過於門口有一盤超巨型的西班牙海鮮飯,那個鑊大如四人枱,不知可以食多久呢?「集郵」兼食了在市集買來的生果後,便繼續上路,那時楓葉女子隊才從馬路來到。

朝聖者護照上每一個戳記,是我們旅程的記號。

Sahagún放飯。

很似大三巴的Arco de San Benito。

藍天石橋十字架,五架小摺在途上。

從這裏到Sahagún約20Km,沿途的N-120有上有落,但坡幅不大,而朝聖者的步道亦在路旁,惟此時烈日當空,上路的朝聖者已較早前疏落。進入Sahagún前見到一間外牆塗了亮麗壁畫的旅館,當然又是「集郵」兼血拼的時間,之後入城在第一間見到的餐廳放飯,那時巳踩了逾60Km約5.5小時,午飯只是pizza、漢堡包等。

這間餐廳原來有做遊行團生意,當然不是強國人,這裏又沒有甚麼好血拼,怎能吸引他們呢?這團從日本來的耆英團,對我們的單車甚感興趣,還很有禮貌問准我們才摸單車。我們食飽預備出發之際,楓葉隊才到埗,以為她們都是食飯,才知道這已是她們是日的終點,如此慢悠悠,又是另一種踩車的態度。

離開Sahagún前有兩個意外驚喜,一個是Arco de San Benito,第一個感覺是澳門大三巴,找資料才知這座牌樓於1662年興建,本來毋須經過,亦專程兜過去拍設計圖片;另一個驚喜是一個小小的石製十字架,它座落在一條石橋前,襯托於藍天綠樹之下,靚到無言。

無名馬路,筆直似單車徑。

又是藍天十字架。

沿着N-120踩了約3Km後,來到一個鬼祟位,事前規劃時已反覆一看再看、一查再查,肯定朝聖者都是如此走的,否則我們又怎會從平坦的公路,轉入碎石路呢?即使路上有黃箭嘴,也不會貿然踩過去。但過了這個鬼祟位後,筆直無車的馬路,只有我們五架單車,一排仍未成蔭的樹列序馬路旁,為朝聖者帶來間歇的清涼。這條路並沒有稱號,只是與A-231平衡,其實會否是先有朝聖者的足印,漸成路徑,再在毗鄰鋪設馬路?這條見羊多過見車的馬路,最適宜玩「設計圖片」,這些情況難在環台或旧東海道中出現。

我們在A-231的橋下經過,抵達El Burgo Ranero已是下午四時許,踩了8小時約81Km,在庇護所戳印時,職員很緊張說已客滿,其實我們的目的地是十多公里外的Reliegos,雖然已較遲,但見日光仍足,及希望明日可以早一點到León,所以不會在El Burgo Ranero停下來。我們稍事休息時,忽然有一個光頭鬼佬與我們打招呼,剎那間仍不以為然,後來才知他是比利時車友。這就是踩車的怪談,只要除下頭盔,換上便服,一定不會認得車友。

入住Reliegos前的庇護所,上層是住宿,下層是餐廳。

單車暫時放在屋外,餐廳打烊後搬回屋內。

踩了一日,晚餐不虧待自己,有魚有肉有紅酒。

比利時車友在El Burgo Ranero住下來,而我們繼續前進,沿LE-6615走,那時在路的右邊變成火車軌,這十多公里,雖已是過了下午四時,陽光仍很刺眼,絕大部分的朝聖者已休息,但我們竟見到兩個貌似南韓的女孩子,背着重重的背囊趕路,她們那刻正疲累的半倚在橋壆上,用生硬的英語問我們的位置、將會在甚麼地方停下來,我們不知如何說現在的位置,只能安慰她們距下個城鎮已不遠,知道她們毋須幫忙後便繼續上路。後來在庇護所安頓下來不久,便見她們精神奕奕的步過,靭力驚人,可能這亦是朝聖者必須的品質吧!

我們最終沒有在Reliegos入住,而是在城鎮外一個庇護所停下來,因為問主持時發現有空房,還讓我們五人包起一個六人房,二話不說便卸下行裝,起初單車只能泊在屋後露天的地方,但主持承諾在餐廳打烊後讓我們將單車放在餐廳內,只要明日他們營業前取車,這當然無問題。

我們安頓後立即分批梳洗,趁落日餘熱仍在時,借用庇護所的洗衣機洗衫,這就是西班牙五月日照仍長的優點。庇護所兼營餐廳(抑或是餐廳兼營庇護所,不得而知),所以沒有花神再四處張羅搵食。起初以為位處偏僻,沒有太多人光顧,怎知我們又錯了,晚飯時段其門如市,不少人駕車而至,而且食物水準真的不俗,有點隱世食神的感覺。踩了約9小時94Km,我們當然不會虧待自己,牛扒、肉丸、炸魚食得津津有味,再來一客甜品,完成第二日朝聖之路的旅程。

Jun 25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Day 1 吾道不孤

在Burgos Cathedral前大合照後出發。

一排法國梧桐樹,恭送我們八日單車之旅順順利利。

與朝聖者分道揚鏕,我們踩N-120。

之前兩次長途單車旅行的地點,分別是台灣及日本,相對是一個熟悉的環境,無論是語言、文字、飲食、路況等,均較易適應。今次衝出亞洲,即使出發前已看了不少人,特別是台灣人寫的Blog,對朝聖之路有一個模糊的認知,但讀萬卷書不如踩萬里路,只管放開懷抱去感受異地風情吧!

已忘了上一次住大房是多少年前了,一言以蔽之:不習慣。住大房已有心理準備鼻鼾聲會如環迴立體聲、已知要細細聲,但不慣仍是不慣,惟有安慰自己,只是借宿一宵吧。

經我家兩位主人特訓,已習慣不會熟睡,住大房更應如此。當天色仍是漆黑一片時,已聽到有人起床整理行裝出發,不過這只是少數,大部分人約五時多陸續離床,幸好如廁毋須輪候太久。我們落樓時,已經走了逾一半人了,但仍有少部分人就寢,包括昨日遇見的獨行香港女子,估計她在Burgos這個大城休息多一日。去到地下大堂,人山人海,全是預備出發的朝聖者。

今日的早餐,在庇護所正對面的小cafe解決,據前人的資料,部分庇護所是有膳食提供的,即使欠奉在附近必有祭五臟的地方。cafe的早餐,可選擇的不多,三文治、牛角包幾是必備,蛋餅更是幾乎必有的食品,飲料當然只是果汁、咖啡,至於有沒有茶則沒甚麼印象。飯桶如我者,覺得出發前能夠食一大碗飯,這個朝早必然會夠氣夠力,所以日本旧東海道之旅,每朝一碗飯已成一個「儀式」,有飯落肚便是預備出發的訊號,今次旅行的早餐卻令我若有所失。

我們出發時已七時半,偌大的庇護所已人影不多,整排的鞋櫃只剩下我們幾對鞋而已。一如以往,出發前必到地標前拍照留念,今次是Burgos的主教堂。離開主教堂,在窄巷中拐了個圈,剷上河邊的行人路,在兩旁的法國梧桐樹中慢踩,這些法國梧桐樹將會在旅途中不停出現。從公園內的石橋過河,去到另一邊的單車徑,開始見到三五成群的朝聖者,不過很快便與他們分道揚鑣,因為朝聖者所走的路,有些地段並不適合單車,至少不適合小摺,所以他們走他們的朝聖路,我們踩我們的單車徑,但這段單車徑亦很快去到盡頭,這表示我們已經離開Burgos。

我們踩的是N-120,有別於A字頭的公路,我估前者是類似台灣的省道,後者則是國道,相信不能,亦應盡量不要踩。N-120雖只有雙線,但兩旁有足夠的空間踩車,最重要的是當地的司機極守法有禮,法例上他們駛過單車時要相距一定距離,然而他們不但跟足規矩,甚至若環境許可,會駛過對面行車線。N-120雖是省道,起伏不大,車亦不多,很多時舉目所見,我們五架單車比路上所見的四個轆還要多!

由於規矩要求,每日在pilgrim’s passport上最少要戳兩個印記,沿途的食宿點都可蓋印,但我們這段路並不是正常朝聖者的路徑,所以見到一間bar and restaurant時,心想我們沒有光顧,亦姑且入內一試,竟然順利拿下第一個戳印,大家笑呵呵開始多日的「集郵」之旅。

路旁小花競艷,點會唔停下影相。

轉入小路,見到路牌,距Santiago還有520km。

路邊積土成丘,搜上十字架,這在朝聖之路偶有遇見。

由於規劃已一段時間,已忘了要踩多久才轉入小路,起初以為只是十多公里,怎知竟要踩近30Km約三小時,到Olmillos de Sasamón才轉入BU-P-4041。小鎮只有一條所謂大路穿越其間,輔以兩、三條支路,鎮內除了一座教堂外,便是一、兩層高的石砌房子,之後多日沿途均見到這類石房子,相對台灣、日本等木建築,更見其別樹一幟的味道。

BU-P-4041是一條支路,汽車稀疏得似是一條單車徑,兩旁除了一些頽垣斷壁外,遠處的山巒更見一排排的發電風車,估計發電風車是當地,至少是朝聖之路的特色之一。踩不夠10km轉到一條更小的村路,經過另一個小鎮Castellanos de Castro,不久又再遇上三五成群的朝聖者,這表示我們又回到朝聖者主要步行的路線。

只剩下外牆門拱的Monastery of Saint Anthony。

酒吧內的tapas被我們掃剩這兩碟。

踩了近50Km,到達今日其中一個景點──Monastery of Saint Anthony,修道院已破落,感覺好似澳門的大三巴,稍事休息,便從拱門下離開,往約3Km外的Castrojeriz進發。到達Castrojeriz時已是下午一時許,這個小鎮規模較大,飢腸轆轆的我們,見到第一間bar and restaurant便不再揀擇。

不知是否過了當地人的午膳時間,又抑或是根本還未食飯,酒吧內可選擇的餐點極少,惟有將他們的tapas一掃而空,最令人意外的是,其中一款tapas竟是豬雜燜豆,一向以為外國人不會吃禽畜內臟,但西班牙卻打破這個誤解,是否當地經濟曾不甚了了,令當地人不浪費任何食物?

離開Castrojeriz之後,沿BU-400踩,又一次短暫與其他朝聖者分開,因為他們走的我們踩不了,這座山丘雖不高,但小摺仍是踩不過的。我們在Mota de Judios拐彎,轉往BU-403,前後踩了約10km再與朝聖者匯合。

看朝聖之路的遊記資料時,不約而同提到雖然孑然上路,但途中會不期然遇上同一批人。這不難解釋,路線一樣,步速若相差不遠,結伴同行亦是正常。我們踩車當然無法與步行的朝聖者結伴,但同是單車友又如何呢?上午出發不久已遇上一對夫妻車手,只是略打招呼,反而下午見到兩輪MTB一前一後從後方掠過,其中一名車友慢下來與我們攀談,知道他是從比利時來的,我們驚訝於他的出發地,他反而驚訝我們是從香港來的,且帶來「私家車」──況且是小輪摺車!可能外國人覺得小輪車應是當作城市內代步,但作長途之用便有點意料之外。

Boadilla del Camino的大教堂Iglesia de Santa María。

我們去到Boadilla del Camino時,已踩了75km近7小時45分鐘,本來無計劃入鎮,亦擔心要趕路,但先行一步的比利時車友從鎮內出來,更叫我們進去看一看,原來鎮內有寶藏,有一座教堂Iglesia de Santa María甚是漂亮,毗鄰更有一個甚具特色的庇護所。在庇護所外,我們遇見三名加拿大女子車隊,她們的行裝甚輕便,聊了片刻,獲悉她們今日將在這個庇護所度宿一宵。

在這趙踩車八日之旅,不時會遇到比利時車友、楓葉三女將,及之後的巴西爬車山組合,假如步行的朝聖者有結伴上路的同道人,那麼踩車的亦有兩個轆的同道人,至少我們有五架車。同道為朋,同志為友,同一班底,加添神獸,更見吾道不孤。

今日目的地Frómista。

旅館的房間有天窗。這是單人房。

離開Boadilla del Camino,不夠一個鐘便到Frómista,我們決定在此住下來。首天踩了82km逾八個半小時,已經夠本了,而且之後的城鎮均不及Frómista大。由於我們抵埗時已逾四時,大部分庇護所、旅館已住滿,最終找到一間要按門鐘才有人開門的旅館,職員讓我們先看房才入住,我們覺得房間對辦,雙人房(對的,不住大房)雖只有一扇天窗,但空氣還算流通,且價錢合理,亦不想再頻撲,於是拍板。這旅館惟有兩缺點,一、單車不能入房,要泊在旅館附近的餐館內,他們讓我們將單車鎖在儲物房內,只好相信這是安全的;二、沒有洗衣機及乾衣機,這不算過分要求,沿途絕大部分住宿點都有洗衣乾衣服務,惟獨今日這間欠奉,結果抱著三日無洗的衫褲在街上瞎逛,最後仍要回旅館手洗,苦!還要擔心明天未乾,麻煩!

晚飯就在泊單車的餐廳解決,料不到他們生意不俗,除了朝聖者外,亦有不少貌似當地人光顧。晚餐自然不會刻薄自己,有肉有魚又有蝦,當然少不了當水飲的紅酒,踩了一日車當然覺得味美,而飯後甜品更是一絕,焦糖布甸固是我所愛,一個貌似米做的布甸灑上玉桂粉更是齒頰留香,這頓飯為一日的辛勞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Older posts «